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PK文学社-致力于让短篇文学也能赚稿费(o^^o)♪-请复制到app点左上角打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大明

收集细思恐极的作品,打赏都给你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18

帖子

2354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2354
发表于 2019-3-26 00:00:14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天我刚从同学聚会回来,突然发现旁边邻居家门开着,我便走了过去,看了看,发现没人我就问道:“是玲玲,华叔回来了吗?”
  “哎,是小天啊,对啊,刚回来,在收拾东西,这刚好,我现在有点忙,麻烦你先帮我看着玲玲。”
  “嗯,好的,玲玲出来,哥哥带你去玩。”
  “好啊,小天哥哥有没有想我啊。”
  “想啊,想死我了,来,在这亲一下。”
  ……
  “小天好了,我弄了点宵夜,过来吃吧。”
  “对了华叔,怎么没见婶婶,她去了了?”
  “她回娘家了,过几天就才回来,这不玲玲要开学了吗,所以我就先带着玲玲回来。”
  ……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走到发现华叔家上贴了封条,这时早餐店的老板路过我便了了他:“喂,老黄,华叔他家怎么了,这封条怎么时候贴的啊,我记得他们晚上华叔和玲玲都在家啊,我还在他们家吃了个宵夜。”
  老黄一脸懵逼的看着我道:“我说小天你是不是酒还没醒啊。”
  我笑了笑道“老黄你看我像喝了酒吗?”
  老黄惊恐的道:“你不会不知道吧,老华一家子都被碎尸了,那场面十分恐怖,玲玲那丫头够可怜的,整个头都被锯了下来挂在门口上,手脚身体什么的现在都没找到,不说了,现在想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走了。”
  这时的我被吓得不停的流冷汗。
  “哎,老黄,你刚才站在那地方自言自语说什么啊?”
  “啊!我说,汉伯,你能别吓我吗,走路都没声音的。”
  “呵呵”
  王汉笑了笑又道:“我这不看你站在小天门口自言自语的,我才过来问一下。”
  老黄道:“哦,这样啊,刚才我和小天聊了会。”
  “啊!老黄,你没事吧,小天和老华一家子都被分尸了,你不会撞邪了吧,这地方可邪门了,我先走了。”
  ……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4

帖子

541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541
发表于 2019-4-1 00:48:5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现在已经午夜时分,血红色的月亮已经升到了顶空。
  突然一个黑影掠过窗头,把床上的柚给吓了一跳,她独自起身想要看看窗外到底有些什么?
  可是外面寂静的可怕,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她鼓足了勇气走到窗前。
  原来是一只小野猫,她拍了拍胸口,安抚了下那颗扑通乱跳的小鹿,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
  窗外的乌鸦叫的她有些心烦。
  “该死的,吵死了!”她走到窗前,将窗户关了起来……
  窗外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震震雷鸣让她有些害怕。
  “林怎么还没回来?”她看了看时间:“都十点了,平时早就回来了。”
  “不会出什么意外吧?”她开始有些担心,最近这一代可不怎么太平,都死了好几个了。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过来,柚连忙扔下手机小跑着来到门前。
  “一定是林回来了!”
  就在这时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这是一条推送新闻。
  那双开门的收停在了半空中,进来这一片确实不怎么太平。
  “林,是你吗?”她将收放了下来朝门外喊道。
  一连问了好几声,可回应她的只有那急促的敲门声。
  手机屏幕再次亮了,是林发来的,他酒驾被查了,今晚不回来了。
  看完信息的柚愣了愣,林不回来了?那么门外这个敲门的是谁?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促了,不!这已经不是在外敲门了,他是在砸门。
  “怎么办?怎么办?”她拿起手机想要报警,却发现没有信号。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刚刚还有的!”柚开始有些慌了,一把将手机扔在了地上。
  “对了,门!将门堵住!”
  她开始行动,吃力地将冰箱电视机桌子沙发通通移了过来,柚检查了客厅厨房所有的窗户。
  柚就这样背沙发,死死的将门顶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砸门声终于消失了。
  “难道是走了?”她站了起来咽了咽口水,从猫眼往外看了看。
  “呼呼,终于走了。”她仿佛虚脱了一般,躺在了客厅的木地板上。
  忽然窗外传来一声乌鸦的叫声。
  “完了,卧室!”她猛地站了起来冲到卧室门前,脸上布满了惊恐瘫软在了地上。
  一个黑影正从卧室缓缓走出…………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6

帖子

429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429
发表于 2019-4-6 13:23:01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知道和我在一起的话如果劈腿会怎么样吗?”
“不知道。”
“我自己都不知道。”
如果爱上一个人,那便全世界都是他,如果世界崩塌,她怎么保证自己不会崩溃呢?
“但是现在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现在?”
“嗯!”
“好啊。”
“你同意了?”
“嗯。”
“你先去给我摘片枫叶。”
“现在……已经十二点了。”
“我和你一起去。”
“好吧……”
“这里有人掉下去过,小心点。”
“嗯。”
“为什么要摘枫叶?”
“惯例,承诺一辈子的摘银杏。”
“啊!”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11

主题

43

帖子

2722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2722
发表于 2019-5-3 19:22:5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坏苹果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原谅她,她早已腐化变质,辜负我这么多年对她的培养,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进行对她的教育,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这颗烂苹果。
      
      午夜十二点,街上不复车水马龙的样子,寂静环绕着她,旁边的绿化带上不知是谁扔的瓶子,瓶口直直的指向黑夜,她累了,坐在马路边的石阶上,抱着腿,静静的看着地面。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喧嚷打破了这份宁静,几个留着奇怪发型的混混从马路的另一面醉醺醺走过来,他们大声的谈笑着,说着一些粗俗的笑话,然后发出大声的哈哈声,又过了一会儿,他们发现了她,一个丑陋的混混走了过来,蹲着看了看她的侧脸,觉得她特别美,于是他发出了一阵恶心的如同猪叫一般的笑声,大声的问:“小妞,失恋了?这么的吧,你跟着爷走,爷几个让你乐呵乐呵。”

      这时,留着黄色飞机头的混混头也走了过来,他似乎也对她的容貌很喜欢,于是拉着她的手强迫她站了起来,她没有挣扎,而是顺从的接受着混混的强迫,就像一个被商人牵着的骆驼。
    “走吧,哥几个让你乐呵乐呵。” 伴随着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他们渐渐淹没在黑暗里。
      
      自由的反义词是束缚,所以自由的意思就是不被束缚,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这是一个只要不是傻蛋就会理解的道理。但存在的存在本身就会被某种规则束缚,也就是说一个存在是没有自由的。自由是不存在的,这难道不是所有人类所公知的吗?可为什么,我的苹果,会为了不存在的自由,离开我。

    早晨,她从自家的床上苏醒,感到浑身酸痛,床上满是浓重的啤酒味,她皱了皱眉,起身把被子推到一边,然后从床上探出头来看着床下露出了笑容,那是极温柔的笑容:“你们说过要永远陪我的,对吧。”

    没有人会讨厌她,没有人,她是我这20年的所有艺术的结晶,她是不朽的,是瑰宝,即使她现在不复纯洁,她也是我永远的苹果,她永远不会腐烂,她是不朽的。她永远,是............

        “您在说什么?抱歉,您的喉管被我切开了,请忍耐一下,马上就好,马上您就可以永远和我在一起了。”
        
        他的手上满是血迹但手上的戒指依旧光洁如新,戒指的边上刻着两个字。
           苹果。

点评

请展开观看  发表于 2019-5-3 19:31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11

主题

43

帖子

2722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2722
发表于 2019-5-3 19:25:3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华的欲望
     南方的梅雨时节,街上总是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能见度不过五米的晚上,霓虹灯发出的光污染把周围染成混乱的颜色。

      而在这片混乱中,某种真正的黑暗,存在于小巷的角落里。这种黑暗,还有小巷里的一种与众不同的宁静,使路人忽略在这片黑暗中活动的人们,到底在干什么。

      科技的进步使人的距离变得很近,也变的更远。
人总是试图忽略表像和自己无关的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永远不在意那个东西的实质是否真的和自己无关。

      空气湿润迷茫的雾气使窗外的一切变成蛋白质变性一般的乳白,物理老师50分钟的授课依旧在继续,丝毫不在意学生们焦急的眼神。
     “好了,下课。”伴随着上课铃,数学老师走进了教室。

         放学的铃声响起,人们蜂拥着奔向校门,最后渐渐流逝干净,校园变得寂静,但一年级新生李华依旧留在教室里,他小心的关上灯关上教室门,回到座位上,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件女款的泳衣。

        不被人发现的变态行为是否与他人无关,满足无尽的欲望而做的尝试是变态者对自己的惩罚,还是奖赏。只有当诉求永远不会被满足,当人陷入无法言语的痛苦之中时,人才会明白,这是欲望的原罪。
      
       这种行为是从一个月之前开始的,从那个叫韩梅梅的转学生转到这个班开始的。在遇到韩梅梅之前,李华是一个优秀的人,英语强大到可以和不懂中文的外国人交朋友,数学强大到可以在国外的杂志上发表论文,为此他每周都要给国外的杂志社写信,感谢国外的杂志社录用他的论文。

     但李华的一切在韩梅梅转学来的那一刻起结束了,她就像一种专门针对李华的病毒,使本来冷静而睿智的他渐渐沉沦。

     这是犯罪,他知道,但他控制不住自己,从他从女生宿舍偷出韩梅梅的泳衣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已经回不了头了。

      良心与理智就像被拆了一半的毛衣,欲望则是掉下来的线,他贪恋着毛衣的安全感,但线把他越缠越紧,在窒息中越加贪恋那份安全感,但毛衣越拆越小,线越来越多,越缠越紧,他无法挣扎。

       他回不了头了。


      难得一见的假期,父母出差,李华把泳衣穿在身上越来越兴奋,在兴奋的顶峰,他听见了手机的响声。

       “那个,我一个人在家很害怕,你能来我家陪我吗”(韩梅梅)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6

帖子

25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250
发表于 2019-5-11 02:05:44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镜子里的你怎么笑了?洋娃娃怎么自己动了?树下的手是你的?,你的头怎么在地上?
哎,我怎么看见自己了?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9

帖子

146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1460
发表于 2019-5-12 20:30:24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游戏

         他不知道,后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追,要跑到哪里去。他的感觉告诉他,跑,一直跑,不要停。

  路上和一青年撞到一起,他跌坐在被太阳照得发烫的水泥地面上,微仰着头,正午的太阳极为刺眼,头被照得发晕,怔怔的看着青年爬起来,两片嘴皮冲着他一张一合的。他的耳边一阵阵嗡嗡声,不太明白这青年在干什么。

  缓了一会,“跑,快跑”脑中的声音又响起来,他站起来,又开始跑,似乎听到有人骂了句“神经病”。

  神经病?神经病是什么,管他呢?反正我不是。嗯?我不是?我不是什么?神经病吗?“跑,快跑,继续跑。”不等他去探究,脑中的那道声音又响起来。

  当他力尽,靠在一面被空调水打湿的墙面喘气时,突然感觉腰腹一凉,低头见有红色的水滴下。他用手指在腰腹上沾了一些,放在嘴里吸吮,一股甜味在舌尖散开。还没等他细细品味,他就被一阵猛力击倒在地,脸的一面紧贴在淌着水的地面,一面被一只穿着皮鞋的脚踏着。脑子里的那道声音在咆哮,他睁大眼睛看到昏黄的阳光撒在不远处那只沾满鲜红液体的手上,真是漂亮呢……

  跑?能跑到哪里去呢?呵!可笑啊!

  太阳落山了。

  今晚的月色不太好,月虽圆,却总被来往的乌云所遮挡。

  巷子里的灯昏黄昏黄的,只见几条皮毛杂乱的流浪狗,嚎叫着撕扯着不知道在争抢着什么,灯太暗了,看得不清楚,大概是一袋装有食物的垃圾吧?老季见多了不去理会,他拉着装有几桶粥的小车子,匆忙的赶着,再晚位置又得被别人也占了去,到时候又是一番争吵。

  路过狗傍时一条狗像是抢到了一块什么东西了,从老季腿边跑过,一阵风似的,吓了老季一跳。脚下一滑摔了一跤,手机也掉在地上,呼!幸好粥没事,他摸索着把手机捡起来,按了下手机按键试试有没有被摔坏。

  手机屏幕的光蓝幽幽的亮起,老季跌坐在地上,小车上的粥桶被推倒了,白白的粥淌在地上……

  警戒线拉起,警车上的灯一闪一闪的,身穿制服的人在忙碌着。一群人围着,熙熙攘攘的围观着,用手机拍下,发的各个平台上与人分享着这“劲爆消息”,一双眼睛藏在人群中微笑着看着……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7

帖子

1289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1289
QQ
发表于 2019-5-22 00:49:19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房间的门缝下面,有一双眼睛。
  
  谁也不知道那是谁的眼睛,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出现,只在你不经意间能够瞥见,有一双眼睛从门缝下注视着你,等你直直盯着门缝时,它又不见了。
  
  那是一个晚上,老婆已经睡着了,只剩李军还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目光略过门缝,有一双带着血丝的眼睛与他对上了视线,李军被吓得打了个哆嗦,等他再去看门缝时,那双眼睛已经不见了。
  
  刚刚对视的感觉让李军感到后怕,他转过身面朝老婆的方向,看着老婆恬静的睡颜,他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就在他快要睡着时,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谁目光灼灼正盯着他。
  
  那股视线叫他背后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李军闭上了双眼,他一动不动,不敢转过身去看,不知道过了多久,视线终于消失了,李军长舒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老婆转过身来面对着他的方向,那双曾经与他对视的眼睛嵌在老婆脸上,显得十分不和谐,像是一副拼图被硬塞了两块其他的拼图,布满血丝的眼睛与他对视着,老婆突然咯咯笑了,她说:
  
  “我找到你了。”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0

主题

20

帖子

2678

积分

点评团

积分
2678
发表于 2019-5-22 10:05:01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暗洞穴
  “怎么还走不出这里?”大明的情绪有些焦躁。他身后三个人,茜茜,猴子和眼镜脸上也露出焦急的神色。
  他们是附近的大学生,平时就喜欢登山探险。听闻这里有一处洞穴十分诡异,便相约前来看看!谁料,一进来就再也出不去!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茜茜是女生,第六感格外的准!
  石壁上突然传出衣服摩擦的声音,紧接着跳出一个全身漆黑,爪子格外长,长着一对桃心眼的怪物,它张着血盆大口,流着口水,向茜茜扑来。
  “啊……不要!”茜茜被怪物扑倒,脸色惊恐!猴子和眼镜马上上前阻止。怪物马上跳开了,它似乎很怕他人。微弱的手电光晃到怪物身上,大明脸色顿时一变!
  怪物长得很奇怪,但穿着眼镜的衣服。
  “见鬼……这洞穴里还有什么!”眼镜的情绪变得各外暴躁!眼中似乎闪着莫名的光。
  “往前走吧,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个诡异的洞穴!”大明说道,在前面开路。
  气氛变得更压抑了,四周有一种黏黏稠稠的感觉,仿佛有种看不见的东西在四周弥漫着!
  那怪物再次出现了,就挡在众人前方,伸出舌头,再次像茜茜卷去!
  “滚开……”茜茜惊恐的大叫,猴子正奋力掩护着茜茜,但怪物没有留情。一条舌头像鞭子一样,抽的猴子鲜血淋漓。眼看就要支撑不住,那怪物突然一声惨嚎,随后转眼变成一滩烂肉。
“啊……” 一声惨嚎响起,是眼镜发出的,他嘴里吐着鲜血,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他的背后插着一把登山刀,刀柄正握在大明手中。
  “大明你干什么?”猴子愤怒道。
  “那个怪物是眼镜的,你没发现那个怪物的衣服和眼镜一样?”大明淡淡的说道!
  “可即便穿着衣服也不能证明……”
  “那我杀了他怪物就死了怎么解释?”大明反问道。
  猴子没有说话,这的确是最无法让人辩驳的一点。
  “眼镜喜欢茜茜,所以他的怪物第一时间就会去抓茜茜!而且它的胆子越来越大,第一次还怕光,第二次已经敢和我们正面冲突。有着那样一个怪物,心思又如此复杂,你们还能够信任眼镜?”大明反问。
  “那……现在怎么办?”沉默良久,猴子终于开口。
  “往前走吧……没了怪物,至少现在是安全的!”大明说完,继续向前走去!
  眼镜养了个生死与共的怪物?真的是这样吗?大明没有说出他的猜测!这个洞穴仿佛是通向地狱的通道,会把负面情绪采集,形成面目狰狞的怪物,去完成你的欲望,甚至把一切都吞噬殆尽。
  眼镜只是被这黑暗洞穴聚集负面情绪衍变成怪物的第一个模板,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他的猜测没错,只要还有人活着,怪物……迟早会出现!
  大明落在了最后,把玩着手上的登山刀,眼镜眯了起来。
  如果全杀了让隧道无法产生怪物……那么……算不算走出了这个洞穴呢?
  

评分

参与人数 1微币 +690 收起 理由
大明 + 30 构思挺好,加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5

帖子

463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463
发表于 2020-3-31 10:49:11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1.狠角色

寒冷的大街上,只有他和儿子两个人。
   儿子的脸都快被冻僵了,显得有些木然,
   只有在看着怀中女婴的时候,
   才会露出一丝温柔的笑,
   像极了当年的他。
   他也忍不住想笑笑,
   然而他并没有笑,
   反而板起了脸,重重咳嗽了一声。
   儿子的脸顿时红了,惊慌地看着他。
   他轻声说道,
   “儿子,干我们这行的,只有一个诀窍,
   那就是心狠!”
   他满意地看到儿子的表情变得重新冷漠起来,
   “心不狠,你就做不了这一行。
   看你刚才看她的那个眼神,那不是咱们这行人的眼神。”
   他的眼里突然放出了冷酷而残忍的光,
   “这些孩子是货物,是钞票,唯独不是人!
   你一定要记住,干咱们这一行,不能把人当人看。”
   儿子默默的点头,眼神变得和他一样的冷酷残忍。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儿子眼神像他,可是脸长的还是像孩他妈,
   那个后来被他转卖掉的女人。
   一辆车开了过来,他从儿子手上接过女婴塞了进去,
   车窗里塞过了一叠钞票,
   “这么多?”
   他有点惊喜,对方给的超过了原定的价格。
   儿子忽然给了他后脑重重一击,
   车门同时打开,把他拉了进去。
   儿子看着远去的车,把那叠钞票揣进了怀里,
   老东西真的太老了,一天到晚只会讲道理,却不知道现在器官和尸体有多值钱。



2.晾孩子


“嗨!你们物管必须得管管这事!”

上了年纪的女士似乎很烦躁,
进了物管办公室就大声喊叫着,

“13楼B的那两口子太不象话了!
他们经常把小孩子晾在窗户外面!”
“小孩子?窗户外面?”
他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对!他们有个一岁多点的孩子,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经常把那孩子吊在晾衣架上,
晾在窗户外面,一晾就是一天。
孩子都吓傻了,不敢哭不敢动的!”
上了年纪的女士愤愤不平,
他也觉得这种事情很离谱,
于是答应她一定会去处理。
处理完一天的杂务,他敲开了13楼B的门,
“您好,我是小区的物业管理人员。”
他礼貌地微笑着,
“有业主投诉你们把小孩子吊在晾衣架上,
挂在窗户外面,这样是很危险的,也会引起大家的不安。”
门里的男人紧张的搓着双手,
“是吗!哎呀,真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这样吧,进来一起吃个饭,算是我给您道个歉。”
他被男人硬是拉得进了屋,
女主人同样的热情,连声道歉,并且非要他在这里吃饭。
他最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
只好坐下来和他们一起进餐。
说实话,饭菜都很一般,只有那盆汤是真香,他喝了好几碗。
饭后,男主人把正在睡觉的男孩抱来给他看,
“长得真精神!这孩子太可爱了,
这要摔了或者吓着了多不好,
以后千万不要做这种危险动作了。”
他一边逗着小孩,一边说着。
“我们也是工作忙,有时候太着急了,
洗完了就直接晾出去了。”
男主人看起来一紧张就想搓手,
“以后我们会注意的,
其实做这种汤啊,食材不一定要风吹干,阴干也是可以的。”
他还在琢磨男人的话到底是啥意思,
女主人已经给他端来了一个饭盒,
“看你挺喜欢这个汤的,
多带一点走吧!这个汤很补,对小孩子也很好的。”
他端着汤走到楼下的时候,忍不住抬头看了看,
13楼B的窗口上,果然又有一个小孩子被晾了出来。
他摇摇头,这对夫妻实在太不听劝了。
“可是这汤真好喝啊!”
砸了咂嘴,他疾步向家里走去,他已经忍不住想再尝尝这汤了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PK文学社-做短篇里的起点中文网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0-8-14 16:07 , Processed in 0.259608 second(s), 1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