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PK文学社-主打付费的短篇文学平台(o^^o)♪-请复制到app点左上角打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30|回复: 21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293

主题

867

帖子

9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7557

活跃勋章迎新达人PK狂魔优秀编辑

发表于 2019-5-11 00:16:33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微币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这句话你有体会吗?

来写成一篇作品吧!

点评

身为以前班级里的小透明,大概刘月昔从来没想过要参加同学聚会的,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的电话是第五月打来的,是第五月邀请的,就算有一万个理由不去,可还是想去看看他。 刘月昔走到聚会酒店包间的门口,   发表于 2019-5-22 00:48
如果晚一点,也许会不一样。我们学会爱,学会被爱,被岁月磨平棱角,不再彼此伤害。我们会小心翼翼,不那样蛮横倔强,事情是不是就会不一样。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走到最后? 我有一个朋友,姑且称其为R。R是一个   发表于 2019-5-18 22:14
收起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3

帖子

101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101
发表于 2020-7-17 20:27:46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本人刷机时的疏忽,把原稿以及修改了三遍的稿子给弄丢了,一时之间,也没有时间再去写出来。

只能截图下这一小段属于他们的回忆。

那段她所深爱的男生还在陪伴她的日子。
IMG_20200717_202430.jpg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3

帖子

812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812
发表于 2020-5-5 17:43:41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我叫林晓,是个大一新生,今天是我到新学校的第一天。
    果然,这所新学校不负众望,还长的人模狗样,啊!不,是有模有样。没办法,谁让我的语文素养并不怎么高 。但这之后我有了一个小跟班,他叫张枫,以后的每天就会屁颠屁颠的跟在我后面,为我端茶倒水,送吃送喝。总以为他对我有什么企图。也是,像我这么优秀又漂亮的女孩子并不多见。奇怪的是,我并不怎么反感,可能是女生就是一种颜值生物吧。
       渐渐的,我们熟络了,我发现他也是一个很幽默的人,总是可以把生气的我惹得哈哈大笑。
      还记得那天,乌云密布,这让心情本就烦躁的我更加烦躁了,疯子(张枫)和我走在一起,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一路上沉默着不知在想着什么。到了教室,他破天荒地没有和我坐在一起,这让我稍微有些不适应。上课过程中,我实在抑制不住心情对着后面两个说话说的唾沫横飞的妹子吼了一句:“正上课呢,不想听了出去说。”谁知那俩妹子也不甘示弱:“哎呦,吵到你了吗?我看你一节课也没听嘛。凭什么说我们?”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来,坐在后面的“疯子”不顾老师的白眼也帮着我骂了起来,他的口才是极好的,骂的两个女生的眼泪汪汪,我的心里那一刻是爽爆了。骂完后,我俩被认为是没事找事罚站在了楼道。“疯子”带着我翻出了学校,去了附近的网吧,打了一下午CF。走出网吧后,我的心情好了许多,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油嘴滑舌,跟在我身后说个不停。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我笑,他会陪着我笑;我闹,他会陪着我闹;我任性,他会陪着我任性;在我的生命中他已经成了必不可少的人。
     到大四快结束的时候,我们都开始忙着实习,找工作,见面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一天下午,他约我出来说:“我的工作找好了,但是……”我追问但是什么?他搪塞半天没说出来。当时我以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会一直陪着我走下去,也没有太在意。
     直到大四结束时, 他还是一有时间就跟在我身后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后来毕业了,我们各自都去工作,在第一个月,我很不习惯他不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就连放假的日子里也不曾见他,打他的电话也是空号,发信息也不回,我意识到他真的从我的世界消失了,于是我疯了一样的找他,却没一点结果。
     后来听朋友说他去了很远的C城工作,据说要留在那里发展。我那一刻后悔了,为什么当初没有问清楚,就连最后的道别都没有,只顾着忙自己的事,没有让他在离开时不留牵挂的离开。
     希望你在那里可以有一片自己的天空。惟愿,珍重!
收起回复
  • 大明 : 为啥会连电话都是空号~
    2020-5-7 16:25| 回复
  • 杨柳 : 可能是月租比较贵吧
    2020-5-7 19:48| 回复
  • 大明 回复 杨柳 : Σ(|||▽||| )不是你写的嘛,为啥还可能……这个理由感觉有点生硬
    2020-5-9 13:32|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3

6

主题

12

帖子

890

积分

文社小编

Rank: 8Rank: 8

积分
890
发表于 2019-5-14 00:05:04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短短几十载,看过诸多风景,听过各种声音,然而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也许是曾经无话不谈的挚友,昔日里疼爱有加的长辈,或者仅仅是人生旅途中偶然遇到的陌路人。
       人生就像是公交站台上的公共汽车,虽然可能有数不尽的人同你共乘一辆,但是总会有尽头,各自会有属于自己的终点。有些人就这样在你的视线中消失了。
       你有属于自己的终点,别人也是如此,也许会有着擦肩而过,但是不经意间就分开了。
       茫茫人海中认识一个陌路者,总是会让人无限的惊喜,明明知道不久后可能就会分离,但依旧会选择留下联系的方式,为了再次的重逢做好准备。
        人生便是如此漫漫的长路上,我们不停的认识各种各样的人,同时与一部分人渐行渐远。
        相识便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使得两条不相交的线连在了一起,就像森林中的大树,根不停的蔓延,盘根错节。
        这便是人生,在无休止的离散中认识更多的人和物。
        再与认识的人们慢慢的走着走着就散了。
       散去并不可爱,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离去,就不会有再一次的遇见。
      短暂的离开,迎接着再一次美好的遇见
【得嘞小学生的文笔卡在这里了,就酱吧(咸鱼趴)】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42

帖子

2790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2790
发表于 2019-5-12 04: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过

起床的时候先喝热水,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习惯;不管再忙,午休时小憩一会,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习惯;睡觉前顺手翻翻微信,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习惯。我们曾经形影不离,无话不说。但是现在,你在世界的那一头,我在世界的这一头,中间隔着几个小时的时差,还有英吉利海峡。你叫我们如何相见?
我还戴着你送的全棉帽子,我这里,很冷,谢谢你。我不敢肯定你能收到这条讯息,这里不方便透露你的个人信息,但是,我心里知道,你是知道的。我还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不是说,想要一起玩过家家,你做饭,我写书,就像小时候那样。我在这里,你呢?
桌子上摊着道德经,要是以前,你一定又要嘲笑我“书呆子”了,但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古诗文是我的兴趣,我总是这么说,你总会问我:“那兴趣和我比,谁更重要?”
我只能说,四书五经很重要,小石潭记很重要。
现在我知道,没有什么比眼前的人更重要。我有一天突然跟你说,我想做蛋糕,你说,好啊,我教你。
当我打鸡蛋、加砂糖时,你在那小小的手机框里上,慢慢讲着下一步怎么做。我真是笨手笨脚,弄得一团糟,脸上也一片花糊。你问我过得怎么样,还跟以前一样,过得去,我说,你呢。你笑着说你长胖了,而且开始矫牙。岁月是把杀猪刀,你说。我笑笑,继续低头做蛋糕。你跟我说再见,蛋糕放进烤箱就可以了,然后挂掉了电话。我的心里突然空荡荡的。岁月是把杀猪刀,是啊,我摸着扎手的胡子说。
我每一天都有练习,不过不是打翻了锅就是打翻了盆。真是笨啊,我骂了自己一声。我捡起地上的盆,蛋糕,还是要做。
当我不再弄得一团糟时,秋天已经快要结束了,秋风徐徐地吹,落叶悠悠地飘。
我对自己说:“好,终于学会了。”
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收到了一条微信,是你:“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跟我的关系,到底怎么界定?”
我想了想,打出两个字:爱过。
岁月是把杀猪刀,我说。
“您已成功删除好友”

点评

有点难受  发表于 2019-5-13 13:05

评分

参与人数 1微币 +99 收起 理由
大明 + 99 好可惜啊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用太阳降温,借星星取暖
在不能铭记的日子里各奔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16

帖子

113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1130
发表于 2020-7-14 20:50:49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可能是一会儿,或长或久的分离,更可能是一生。
小时候胜出的精子才能与卵细胞融合成受精卵,
几个月后快慢一周岁了,爸爸妈妈发愁未来,忙于工作。你遇到了爷爷奶奶,但与父母第一次分离,
快上小学了,爸爸妈妈把你从村子里接到小镇,你与爷爷奶奶分离,和美好的回忆分离,发小永远留在了那里。
转学让你与习惯分离,后来上演着陌生场景。
一生中的转折点哪一次不是分离,
幼稚园毕业,小学,中学,高中,大学,从业,失业,再从业
可总是学不会好好说再见,我们像可怜的鬼怪,你心中又有什么必须要实现的事?可别忘了,好好珍惜,珍惜眼前。因为,时间是无法挽回的投资!
收起回复
  • 大明 : 人生就是一次次的别离,生死是大别离,其他是小别离
    2020-7-15 13:27|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9

主题

43

帖子

3002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3002
发表于 2020-5-8 07:44:3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人爱着爱着就忘了。
又是一年天好时,满目桃花开,不见酒靥欢。
物是人非事事休,诺大的西湖,也只剩我孤身在游走了。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2

主题

156

帖子

8258

积分

四级鸽手

Rank: 6Rank: 6

积分
8258
发表于 2020-4-19 09:09:33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2002年
  幼儿园放学了,莫小柯背起书包一路狂奔,路秦宇他们班放学得早,她生怕同他错过了。
  
  路秦宇还跑得贼快,生怕又被莫小柯抓住了。
  
  看到不远处的小男孩,莫小柯张开着双手冲过去。
  
  路秦宇是小鸡看到了老鹰,一路“啊啊啊,救命!”地跑。
  
  两人天天这样你追我赶地回家。
  
  路秦宇的父母对莫小柯的父母说:“多亏了你们家的女儿,自从你们家搬来后,我家儿子再也没有路边贪玩晚回家了!”
  
  2004年
  路秦宇过生日。
  
  他爸妈非要把隔壁的跟踪狂请到家来做客,“小柯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也把人家请过来呗!”
  
  好吧,碍于爸妈的面子……
  
  他做出了后悔终生的决定。
  
  大家在生日蛋糕上点起蜡烛关上灯,让路秦宇许愿。
  
  路秦宇刚闭上眼睛,突然感觉脸沾上了一股湿润,双颊顿时发烧了一样。
  
  伙伴们大声起哄!
  
  他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莫小柯得意地笑!她刚才亲了他一口。
  
  啊啊啊!他被非礼了!
  
  2006年   
     都已经是“成熟的”小学生了,可是莫小柯似乎很不懂,又好像太懂了。
  
  很不幸,小学还同班了。
  
  上学时路秦宇的手总是被莫小柯拉着进班,以至于同学们都传他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郎情妾意……
  
  路秦余很想告诉莫小柯他俩不是“小孩子”了,男女之间要保持一点适当的距离,然而……
  
  “没错,他就是我男朋友,小时候我还亲过他呢!”
  
  听着她在班上,大庭广众地说出这些话来,路秦余恨不得到一个哪儿都不认识他的地方躲起来……
  
  唉,自己怎么就栽在这样一个姑娘手里了?
  
  2008年  
  
  隔壁班有个女孩子很漂亮。总是穿着花花的裙子,她的小白鞋总是干干净净的,不像莫小柯整天到处跑,带满了泥巴。
  
    每次她经过班级时,路秦宇他们班的男生包括路秦宇,都要多看她几眼。
  
  莫小柯跟路秦余说,好多男生追那个女孩子呢。有个男生给那女孩每天五块钱让她当女朋友,她答应了。
  
  (小学生式的恋爱,能做啥呢,一起写作业,看动画片,放假时手机上组队打游戏,很纯洁……)
  
  路秦余“哦”了一声,他觉得挺好的,到时候自己可以拿着10块钱去找她玩了。
  
  莫小柯:“……”
  
  后来有一天,有一个小男生对莫小柯说,“我每天给你一块钱,你不要跟路秦余说话。”
  
  她答应了。
  
  一年好几天都没有缠着路秦宇。
  
  路秦宇知道后,跑到她家里说了她骂了一顿,“你这么喜欢钱,就因为一块钱就把我卖了!再也不理你了!哼!”
  
  莫小柯能说什么?因为不喜欢,所以都错?
  
  
  2010年   
  莫小柯和路秦宇上了初中。
  
  像往常一样,莫小柯起早去等路秦宇上学。
  
  看到路秦余出门伸手去牵。
  
  可这一次,路秦宇甩开了她。
  
  以后的每一天莫小柯去找他上学,找他放学,他们都没有手牵手了。
  
  两人之间像是多了一层看不见的纱,总感觉隔着点什么。
  

  2012年  
  在学校的借阅室里。
  
  路秦宇被一个哥们堵在角落。
  
  哥们:“你和莫小柯走得很近啊,你是不是喜欢她?”
  
  路秦宇:“怎么可能!”
  哥们:“可我听说你们小时候都是男女朋友啊。”
  路秦宇:“那都是莫小科下班,谁喜欢她呀,长得又难看,身材就是个飞机场!”
  
  对面的书架“啪”的一声,不知道谁拿的书没拿稳掉到地上去了。
  
  两人顺着声音望过去,看到一个仓皇的身影逃出了阅览室。
  
  路秦宇有点心慌,刚才的话,他不是有心的。
  
  
  2014年  
  莫小柯想了很久,最终在晚饭时间后、晚自习上课之前把路秦宇约到操场上。
  
  “路秦宇我喜欢你好久了,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我真的很想让你答应我当你女朋友!”
  
  那天下午风很大,大到莫小柯的声音传到耳朵里都有点模糊了,路秦宇只见她发丝飘扬。
  
  脑袋一片空白,鬼使神差地说了一个字:“哦!”
  
  脸颊又被那湿润温热的气息沾上了,小柯又亲了他一口。
  
  2016年  
  两个人约定好要考同一所大学的。
  
  路秦宇发挥失常。
  
  莫小柯陪着他在高中校园的长椅上坐了很久。
  
  “不会有事的,下一次你肯定能行!”
  
  看着女孩的笑脸,失落的心宽慰不少。
  
   莫小柯开启了新的校园生活,社团、学生会、实习实践,忙得不亦乐乎。
  
  路秦宇在笔记本的封面上写上“一定进入xx大学,和你在一起”,又经历一次“浴火重生”的高三。
  
  冬至的时候,路秦宇收到一个快递,打开是一条黑色围脖和一张贺卡:路秦宇加油,我等着和你在大学见面!
  
  他的傻丫头也心灵手巧起来了,真好。
  
  2017年
  看着空间动态里莫小柯丰富多彩的生活,忙于数理化的路秦宇心情有些复杂。
  
  她对他说的社团和学生会还有班上的一些事情,他半懂不懂,说完了还会加上一句,“等你明年到这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大学并不是你想象的样子。”
  
  元旦节的前夕,莫小柯发了一张和别的男生的合照,她还化着妆。
  
  她解释说,他们办元旦晚会的时候,她和这个男生在一起主持,为了纪念拍下来的照片。
  
  莫小柯化妆起来很漂亮的。
  
  记忆中那个总是跟在自己后面跑的小姑娘,越走越远……
  
  “我们分手吧。”
  
  最终还是逃不过这句话。
  
  因为不在一起,共同语言越来越少。恋爱总是要人共进退不是吗?一个人快,一个人慢,等到距离拉的足够开的时候,就再也无法携手并肩。
  
  莫小柯问他:为什么。
  
  他说:没什么,就是不喜欢了。
 
  
  2018年  
  
  路秦宇如愿在理想的大学就读。
  
  看着日记本第一页写下的字,他撕下丢进垃圾桶。
  
  学校还是他想考的学校,只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莫小柯办留学申请的事情。
  
  和路秦宇分手后,生活依然充实,当初那个总是脏兮兮、惹人厌的小姑娘已经蜕变。
  
  小柯接受了一位学长的告白。
  
  那位学长早先留学申请成功了,说到时候可以帮帮她。
  
  路秦宇的升学宴,她没有去。
  
  莫小柯出国前的践行宴,他没有来。
  
  
  2020年  
  
  和男朋友谈了几年的恋爱,男朋友家里开始上门找莫小柯的父母谈起两个孩子结婚的事。
  
  莫小柯和男朋友约定年底回国举办婚礼。
  
  婚礼进行中,按照习俗,需要新娘的哥哥或弟弟把新娘背上婚车。
  
  莫小柯的哥哥没来得及赶过来,路秦宇的爸爸妈妈和她家人提议,不如让路秦宇背背她,反正两个孩子从小一块长大,就跟兄妹一样的。
  
  两家人答应了。
  
  看到路秦余走到她身边来蹲下,她上去,拿着新娘的花束,轻声说:“哥哥,谢谢你。”
  
  路秦宇感觉眼前仿佛又站着那个小姑娘对他说,路秦宇我喜欢你,我真的很想让你答应我当你女朋友。”
  
  可现在你是我的妹妹。
  
  在婚礼典礼上。新郎新娘相互交换戒指时,莫小柯瞄了一眼客人席上的路秦宇,再见了,我曾经喜欢的人,我们还是走散了。
  
  转眼,对上新郎深情的目光,戴上戒指,笑靥如花。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4

帖子

435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435
发表于 2019-5-11 03:49:00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接到电话那刻,火红的枫叶摇曳,莎莎作响。
“对不起,”电话中的女声不耐,“我和他就是喝醉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那枫叶飘落,她愣了半天,忽的就掩面哭泣,蹲在枫树下,泣不成声。
“莎莎……莎莎……”
恍惚间,有道稚嫩的声音响:“你哭了啊?好可怜呐。是有人欺负你了吗?没事,以后有我保护你呢!我可是很厉害的!”
她抬头,小时候刻在树上的痕迹早已消失不见,那一瞬,她的眸光蓦地黯然。
原来,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就如同这树上的痕迹,无论当初刻的有多深,总有一天它都会消失不见,即便留下了痕迹,也夹杂着痛苦。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

帖子

71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71
发表于 2019-5-11 14:31:59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初遇时的惊艳,五年的缠绵,到现在最后的分别。可笑我直到最后才明了,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是天长地久的。
花再美,总有一天会凋谢。
雨再大,总有一天会天晴。
就连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一点点淡去。
最后剩下的只有厌烦和无奈。
我们从彼此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变成执手相爱的恋人,最后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世界太大,人心太乱。
有些人,走着走着的就散了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18

帖子

2354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2354
发表于 2019-5-12 00:50:19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晚下着雨,我从家回学校晚修,在我家去学校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
  “喂,猪,等我一下,我的雨伞放学校忘记拿了。”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曾经的同桌,没一会她就走到我身边,我习惯性的敲了敲她的头,骂了一句:“你是猪么,什么都忘带。”
  “喂,你说是不是敲上瘾了,我的头都让你敲了好几个头期了,再说你才是猪,上课睡觉下课也睡觉,哼!”
  我这人不怎么喜欢说话
  “哼!没话说了吧,我等你讲别以为分班了我就不知道,班长他们和你同一个班的,我会叫他盯死你。”
  在回校的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有时候会很沉默。
  第二天晚上,当我走到她家楼下时发现她在那站着,手里拿着几本书。
  “喂,猪,过来,我没拿伞。”
  “你这猪脑袋,又忘拿了……”
  这个月都在下雨,每次我走到她家楼下的时候她已经在那站着,我们就这样走了一个月。
  没过多久就考试了,她考上了她喜欢的学校,而我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学出去创业了,我们的关系很奇妙,谁也没捅破那张纸。
  在我创业这段时间偶尔也会聚一下,后来忙了慢慢的没联系了。
  几年后,创业也算是成功了吧,起码不愁吃不愁穿的,我和一起创业的那几个同学回学校探望老师,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她,她也看到了我,她往她身边那几个女孩身边躲避,我们就这样擦肩过过,连个招呼都没打。
  几个月后,因为发生了不同的意见,闹了一场,辛辛苦苦创的业散了,这一晚我喝得像条死蛇,回想着一起打拼,一起熬夜加班的日子。
  接下来的几年,我一直在打工,后觉得累了,就辞了职,回了家,也许因为我不喜欢说的原因交的朋友少,回家后也就只了寥寥几个从小玩到大的死党一起玩。
  后来他们一个个都死家立业了,也没什么时间一起玩,我就一个人去旅行,许久过后,我回首一看,原来很多熟悉的朋友同学都在这茫茫的人生大道上走着走着就散了,而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走。
  最后我才发现,无论是家里人和朋友都只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个过路人,只是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摆了。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39

帖子

3350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3350
QQ
发表于 2019-5-12 01:46:09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也没想到,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筱黎坐在江边,带着水汽的风吹在脸上,有东西从右脸颊滑落,不知是雨还是谁的泪。
  明明说好的长长久久,明明说好的没有秘密,可终究抵不过时间的蹉跎。
  那一年,七岁,阳光从窗子里洒进来,给你的脸上镀一层黄金。我好奇的走上前,一根一根的数着你的睫毛,根根分明,又长又卷。我趴在床头看你,不一会就睡着了,你从床上掉下去,哭声唤来了大人,瞧啊,这见面的第一天,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在外面罚站的时候,你悄悄的跟在妈妈身后,好奇的眼睛睁的老大,水汪汪的,“真好看。”我走上前去,拉起你的手,你听话的把手放在我手里,就这样度过了小学和初中。
  终于,我要去县城读高中了,不用再带你这个跟屁虫了,其实我早就烦你了,青春期的女孩子,有着太多的事情,你不过是最枯燥的。于是我忽略你的哭声,推开你的手,头也不回的上了车,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但我真的好后悔,应该,抱抱你再走的。
  再回家,不出意料的疏离,也对,你本来,也不过是爸爸的女儿,我最多,也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或许,我妈妈的离去,也与你妈妈有关,可谁知道呢,往事毕竟纷扰。只是这种疏离,真的让我不安。我开始讨好你。记得你爱吃的菜,回家一定会给你带好吃的,尽力完成你的心愿,可是,却还是,回不到从前。
  今天,你去上大学了,那个江边的小亭子上,只剩下我自己坐在那,一帧一帧的回忆,我们的曾经。
  “姐姐……姐姐,我还是爱着你的,我们不在一个地方了,我们走散了,可我们还在一起……”江面上传来谁的声音,筱黎擦擦泪水,站起身来,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句“好。”
  我们走散了,但我们又找回了彼此,我最最亲爱的妹妹啊,我们还是在一起的,对吗?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0

主题

39

帖子

6743

积分

三级鸽手

Rank: 4

积分
6743
发表于 2019-5-13 10:33:31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真正的告别是悄无声息的,她没有说何时出发,我也没再好好保存她的手机号码,自离别,转身便是天涯陌路。
(一)不吵不相识
“喂,你是哪家的,别动我家的橘子树,别逗弄我的狗,别在我家后院玩耍。”稚嫩的孩童音带着些许恼怒在二楼窗口响起。
“干什么这么小气,略略略!”我的小伙伴立马回怼。
也就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二楼窗口的你站在那个小男孩后面,叉着腰和我的小伙伴继续嘴炮起来,气势凌人。
“走吧,别和这些人计较。”在最后我翻了你一个白眼,留给你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我去上学的时候,才知道你就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家乡来自遥远的江西,爱吃辛辣,平时不喜面食,不喜大稻米饭,只几个馍馍包着辣菜,花生就能吃的很香。
后来我们怎么变成亲密无间的好朋友的,我已经忘了,我只记得我经常去你家蹭饭,明明在自己家已经吃了两大碗米饭,到了你家,还能继续吞两大碗。
快乐的时光,美好的事物都是以秒计算的,而一旦离别的时光到来,这种伤痛就好像一道深深的鸿沟,很难愈合。
(二)如果分别,不求重逢,只求各自安好
有一天你和我说,你要离开这个城市,回到自己的家乡,因为外乡人在当时的政策环境下,不允许继续读高中,更何况,在老家读书,学费便宜很多,爸妈的负担就不会这么大。
我无话,一种沉默如墨水般散开,不挽留,我们好像依旧玩乐,依旧开心。
后来我再也找不到你了,跑去找你的时候,你的房间都空了,我没有责备你。
我觉得这是很好的离别的方式。只是你的爸爸特意在临行前回来找我一次,把你唯一的电话号码抄在香烟纸盒上交给了我。
但是为什么我没有好好保存你的号码呢?
大概是打过去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吧。
我有想过几十年后,我们可能在人海中相逢,但是再没有共同语言了,我们回不到最初,与其如此,不如不见,彼此珍藏最美的年华在回忆里。
你已经有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我亦如此。
惟愿各自安好,平安喜乐。
后来的我懂得,一个人说再见是因为不舍,是为了期待重逢,一个人不告而别才是真正永恒的离别。
无需挽回,无需流连。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

帖子

191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191
发表于 2019-5-13 22:29:5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玄清子 于 2019-5-13 22:59 编辑

    依稀地记得,自己曾经也有过那么一段很酸涩的网 恋。那个女孩和我素未谋面,我们俩认识也是因为在游戏里的偶然相遇,当时我也算是情窦初开,对喜欢这个词概念并不深刻。
    当时我被她撩了,然后加了好友…然后没多久,我就对她表白了,她欣然答应。后来我又有了她的QQ号,给她打过电话,见过她的照片,我们还视频聊天过,我们虽然不在同一城市,但是却真的像恋人一样。
    她长的很青涩,很可爱,声音虽然冷冽,但却很温暖。我虽然长的没有像校草那样的颜值,但是也算是比较帅的男生,当时不止一次的想我能遇见她真的很幸运,我们最后会走到一起吧…
    我们每天互道晚安,当有烦心事我们种另一个人总会默默听对方叙述,鼓励对方…我写歌词,之所以坚持下来 就是因为她,她陪我写出我的第一首歌…
    我许诺过要给她写一首歌,但是到现在我也没能送给她…那时真的是青春年少把一切都想的太美好,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可以一直这么下去…
    我当了她一年半的男朋友,有一天晚上她跟我说,她成了他们学校的交换生,要去英国读书,她跟我说,本来打算上完高中就报考我的城市,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但是因为她成了交换生,或许是怕没办法坚守这份感情,又或许怕我不会一直喜欢她,她放弃了…
    我并不责怪她,我也没有挽留,只是表示理解,我们俩没有吵过一次架,留在心底的只是满满的美妙回忆。
     或许就是这样,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但是他们都在你里心中荡起过涟漪,不是吗?只需要微笑着走下去就好了。
     总有一个人,他会在某一天,某一刻,出现在你的世界。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6

帖子

3211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3211
发表于 2019-5-15 15:53:11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人,都向那山顶走去,上山的大道何等的宽,人再多也填不满它。
眺望上去,山顶是高耸入云,不知上面是什么景况,但大家也在走路,也沿大道拾级而上,不问目的,不问距离。
走着走着,有些人会停下脚步,回首看自己走过的路,突然整个就灰飞烟灭,整个散了。这一散,碎片就随那从山上流下的雾气冲到山脚,堕到那不见底的深渊。
到了山腰的阿欢和其他人一样,不闻不问的往山上走去,他感觉自己很久没有走过路,他很享受走路,再走上一段也不是问题。
阿欢看看旁边其他人,都是低着头走路,就没一个像他一样抬起头的。他们都神情凝重,似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对阿欢而言,那没什么影响,他感觉自己不想和这些人扯上关系,甚至认为,一旦有主动靠过来的人,可能也是为了害他。

一步接一步,荒芜的山上尽是岩石,罕见地,他看到了一棵树。
树的叶子带点凋落,枝干都暴露在阿欢的面前,尤其是那横生的树干。那横生的树干,让他想起了那铁架床。
每次上床,每次下床,都得靠人扶持,那些人的态度不怎么客气,对阿欢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那张床,对阿欢有特别的意义。足足十八年,十八年,每一晚就睡在它上面,从讨厌它,面对它,接受它,甚至撕开床单织成绳子尝试在它上面吊颈自杀,都也是它。
如果说阿欢的另一半是谁,上半生是他妻子,下半生便是这铁架床。
但是,他不怀念,他丝毫不怀念。于是,他又继续走路了。

走着走着,阿歡腳下踢到了一件硬物,俯身拾起,自然地就握在手裡了。柄上那五角星标志令人怀念,是一枝黑星手槍。
那时候,黑星手枪可真是流行世界,从中国到美国都是它的踪影。即使它开始被人淡忘,好歹也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那个到香港抢银行的时代。
以为到了香港老老实实工作就能发财?想起来也是天真,工字不出头,本以为倚靠工厂的工作可以无忧的过活,什么罢工、遊行都不参与,结果,换来却是工厂搬迁,工作没了。
日夜加班,还不如干上一票大茶饭,多干几遍就衣食无忧了。
就这样,那时候的阿欢夥上几个同是偷渡到香港的,抢过几次银行。好几次,他们都碰上了警察,都是在枪战中活过来的。
然而,抢劫也不算什么光荣事,倒是不堪回首。于是,阿欢把拾到的黑星手枪放回地上,又继续往山上走去。

这山路一直往更高走,走着走着,阿欢走进了云雾之中。
在云雾中,大家都成了黑影,只有默默紧随前方的人走。山中的风很大,但怎么吹,吹来的还是潮湿的雾气。
湿冷之中,一张报纸在空中冒出,不偏不倚,正正拍在阿欢身上。
这报纸,是当年的头版,讲的是阿欢落网被抓。
那一次,阿欢和夥伴们到岸边接军火。除了抢银行,军火走私也是他们不错的收入来源。
刚巧,三名警察正在附近巡逻,发现了他们。
四枪,阿欢的背部中了四枪,其中一枪打中了脊椎神经。最后一次落网,下半身自此瘫痪,在赤柱监狱内,活动都要靠狱警为他推轮椅进出,一切都受到了限制。
对阿欢而言,从他失去下半身那一天起,他已经死了。
让这一切过去吧,阿欢放下报纸,再随人群上山走去。

继续走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烟消云散,但阿欢仍然走着,不理会旁边的人。
走着走着,总算离开了云层,走到了云顶之上的崖边。在崖边,一双情侣的背影在风中晃动,他们牵着手,细味着山下的云海。
阿欢靠上前,看到那无边际的云海,是多么壮阔,是多么宏伟。而那双情侣,却成了画面的中心,整个云海都成了背景。
想起来,阿欢的妻女还在广州。
虽然阿欢落网了,他的妻女过着穷困的日子,十八年来,也没有提出要离开他。
倒是阿欢,在最后的两年才在狱中提出离婚。
肺癌。
二十年的监狱生涯,在最后两年才不愿继续连累妻女,提出了离婚,希望了无牵挂。同时,他鼓起勇气,向从前的工厂老板写了封信,希望老板能念旧情接济她们。
本以为那老板会对此不闻不问,毕竟他都成了香港首富,再也不会想和一名前僱员扯上关系。没想到,阿欢收到了回信,他的妻女已经纳入了老板的关爱基金受惠对象,叫他放心。
后来,阿欢才知道,老板有一段时间因为此事受到了传媒追访。老板不但没否认那封信的存在,反而说阿欢是个乖员工,相信阿欢挺而走险是无奈之举。
将妻女托于可靠之人,自己也不希望再麻烦老板,事情总算是尘埃落定,无需牵挂了。
于是,阿欢又再继续走路,往山顶走去。

最后,阿欢走到了山顶。
许多人在途中都自己散了,阿欢发现,那些散了的人,都在怀愐生前的事。
对阿欢而言,已经没有可牵挂的事了,每次上手术桌之前,他都只求自己手术失败。
最后,他在病榻中祈祷,向他在狱中才皈依的耶稣基督祈祷,让他离开人世吧!
于是,便来了这山上。
阿欢现在就站在山顶,仰望在人世从未见过的熣灿星空,同时又能看到那温暖的太阳,感觉自己再也没有可做的事。
神呀,阿欢心里想,下一步我该做什么?
神呀,我从未如此迷惘,即使是走投无路决意犯案时也不曾如此。
神呀,求你给出指引吧!
神听到了阿欢的呼唤,衪向阿欢照下了一束神光,把阿欢拽往天上。
「阿欢,这山路上,很多人因为自己的过往而坚持不了,被自己的牵挂拖到地狱去。阿欢,恭喜你,你成功走完登往天国的道路,能够住在永恒的国度了。」
天国!
听过牧师讲了无数遍,看过圣典提了无数遍,但能进入的人又有多少个?
那天国是什么模样的?
正当阿欢穿越星际之时,他的身体却开始散开逐块成为碎片跌下去。
衪说:「阿欢,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吗?」
阿欢说:「虽然那时候是生活所逼,但是我还是个作恶多端的人,我希望能下地狱看看。」
说完了,阿欢的身体整个散开,落到山下的深渊处。
终究,阿欢还是下了地狱。
神,又继续静静守候着能上天堂的人。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PK文学社-做短篇里的起点中文网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0-8-9 06:54 , Processed in 0.293450 second(s), 19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