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PK文学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30|回复: 6

世界只剩你一人,敲门的人是谁?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3

5

主题

11

帖子

980

积分

文社小编

Rank: 8Rank: 8

积分
980
发表于 2019-7-10 17:26:5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1微币
这是一个较为开放性的话题,由爱因斯坦提出目前没有标准性的答案,各位宝贝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写出属于你的答案,支持多重风格写作❤️笔芯

收起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0

主题

20

帖子

1720

积分

点评团

积分
1720
发表于 2019-7-15 21:28:31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世界就剩我一个,响门的是谁?
  距离世界毁灭已经第三十天了,我已经饿的没有力气了。核战争之后,世界毁灭了!也许……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了吧!外面的空气变成了毒气,外面的水变成了毒水,只有房子里的供水系统,空气循环系统,电力系统还在运转!可是……没有食物!
   外面的生物已经很少了!被辐射过的动物大部分都死了!没有死的,也变成了剧毒动物!吃了就会死! 可是,不吃的话,我只能饿死!泡面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垃圾食物变成了安全食品!可是现在它也没了,我还能支持多久?
  突然,门响了,在这个末世会是谁呢?
  我打开了房门,外面没有人,只有一只奇形怪状的鸟!它明显是被辐射过的!畸形的模样已经分不清它原来的品种。
  我的眼睛冒起了绿光,做个饱死鬼总比做个饿死鬼强。我伸出手,想一把掐死它,享用临死前最后一顿美餐!
  它却丝毫不觉得,它似乎很欢快,也许太久没有见到活物了,它用它畸形的脑袋亲昵的蹭着我的手!
  我突然呆住了!我们毁了它的家园,现在快死了,难道还要掠夺它的生命?
  终于,我叹了口气。我放下了手,轻轻的抚摸着它的羽毛,挣扎的爬到了屋外,看着漫天黄沙,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曾几何时,天是蓝的,水是绿的,空气是甜的,我们是自由的!可是现在,空气是剧毒的,水是污浊的。人类需要靠着空气清新机才能呼吸到干净的空气!要靠着污水净化器才能喝到干净的水!以前可以自由自在的奔跑在蓝天下,现在只能终日呆在房间里躲着有害物质,这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
  算了,不想了!我抚摸着奇怪鸟的羽毛,缓缓闭上了眼睛!人类的过度索取,已经遭受到了自然的惩罚!环境的恶化,让大家开始不断争夺生存空间,最后,使用了核弹,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此荒芜!
  不知道,会不会有来世,那里,天是蓝的,水是绿的,人是自由的,我笑着闭上了眼睛,淡然的接受了死亡,仿佛……做了一个好梦!
收起回复
  • 大明 :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2019-7-15 21:31| 回复
  • 大明 : 暖玉的作品比较擅长文以载道,有内涵,还是不错的(*๓´╰╯`๓)♡
    2019-7-15 23:09| 回复
  • 暖玉公子 : 其实我觉得你最前面一句话说对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2019-7-16 08:56| 回复
  • 还有2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2

主题

15

帖子

2320

积分

文社小编

Rank: 8Rank: 8

积分
2320
发表于 2019-7-13 13:34:22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侵删
地球上最后一个人

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独自坐在房间里。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他黯淡无神的瞳孔里就像被注入了漫天星辰一样,瞬间明亮了起来。

怀着忐忑激动的心情走到门前,他把手放在衣服上擦了擦,擦掉了手心上的汗,紧接着颤抖着扶上把手,打开了门。

可是门外空无一人。

也许是幻听了吧——他在向门外四处张望无果之后这样想着。

拖着像灌了铅似的,已经麻木了的双腿,迈着沉重的步子,他慢慢地挪到了书桌旁,盯着一处发呆。

那是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家三口的合照。

照片里有他,他的妻子和女儿。

一片静默之后,他抬起头,似乎是想让眼里的泪水倒流回去。

他想起了以前的美好生活。去上班的路上、公园里、公交上…哪里不是一片欢声笑语,就算有吵骂,可最起码还很热闹,不像现在,到处都是一片死寂。

地球上是为什么只剩他一个人的?

他也想知道。

一觉醒来,工厂烟囱里还冒着阵阵黑烟,垃圾仍然遍地都是,小溪里还飘着前天倒进去的残羹剩饭,天空依旧是灰黑色的……

可是,人却都凭空消失了。

这些天他一直在想,为什么要留下他一个在这世上孤零零的。

也许是上帝在惩罚人类吧,他这么想着。

不过,还有没有挽回的机会呢?

他跑出家,关掉工厂正在运作着的机器,拾干净地上的垃圾,捞起小溪里的东西……

等这一切都做完,他躺到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如火的晚霞,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感觉有人在摇自己的胳膊,他睁开眼,看到的是女儿的脸,她笑嘻嘻地说:“爸爸别睡了快来陪我玩。”随后看到妻子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来,说:“不许玩了要吃饭了。”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他打开门一脸笑意地看着恶作剧完跑走的孩子们。

天又变蓝了。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239

主题

753

帖子

8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419

活跃勋章迎新达人PK狂魔优秀编辑

发表于 2019-7-12 00: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 #侵删

《世界末日》贝内特·柯夫〔美国〕

一个飞行员被派遣到地球的另一端去执行任务,当他返回基地时,四周一片死寂。所有的事物井然有序得可怕,干净得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他惊疑恐惧地找遍了街头巷尾,根本连半个人影或任何动物也没有。

他惶恐地奔回机场,加油、起飞。飞过纽约、伦敦、莫斯科、上海,以前曾经飞过的地方,现在竟然也变成一座座死城了。

他领悟到自己是世界上惟一的幸存者了!仔细思索着当下的情况,他认为独活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无法忍受。因此,他决定自杀。他吞下一整瓶毒药,静待着死亡来合上自己的眼帘。

药力缓缓渗入他的脑髓,缓缓浸透他的胸膛,正当地狱之门缓缓开启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听到一种熟悉的声音——家里的门被敲响了。

胃部传来抽搐着的疼痛,他忽然醒来——原来只是一个梦,他松了口气,然后软软地倒了下去......
回复
朕的大明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8

主题

10

帖子

1320

积分

年VIP

积分
1320
发表于 2019-10-29 19:06:21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边的半轮金阳还是沉没了下去,仅余下几片昏黄的晚霞释放着最后的光和热。按照以往的经验,再过二十分钟,黄昏就要宣告终结。而之后的时间,便是黑夜的舞台了。
诺顿静静地倚立在高楼天台的栏杆上,呆呆地眺望着晚霞渐渐暗淡,没有任何的动作,仿佛入了迷,着了魔。
        黄昏也要终结了啊。他想着,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温凉的空气让他的脑海一片清凉。他回过神来,迅速下了楼,一言不发地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那是这座城中唯一的星火。
        黑夜很快将这里淹没,这座城失去了它的踪影,就像它从未存在过一样。
           “就是一座死去的城市。”诺顿嘀咕着,就像是专门说给自己听的,“该死的,都这么久了,人呢!都死了吗?”说完,他便颓然地缩进了沙发,仿佛一身的力气都在那句话里挥霍一空。
        一年前,诺顿所乘坐的飞机失事坠落,他在一座无人荒岛上奇迹生还。靠着随身携带的指南针和树木资源,他最终离开了那座荒岛,再次登陆。
        然而,他经过的村子里渺无人烟,走过的城镇里空空荡荡,甚至穿过的大街小巷里也只有成群的猫猫狗狗追着他一路狂叫。
        可就是没有人,不论生或死。
           “但我不是活到现在了吗?”他突然振奋起来,端坐着,像是绷紧的弓弦,“明天就去下一个城市,我就不信找不到人。”
           “要是找不到人,要是……”他突然站了起来,不安地来回踱起步来,嘴里念念有词,“要是没有人,要是还是没有人。”
        他突然停下脚步,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空气。在那里,正站着另一个自己,惊慌失措,万念俱灰,如同发了疯的小丑。
           “该死的,你就该去死!怎么会找不到人?怎么会没有人?你不是人吗?没有人你就不过了吗?该死的,才过了三天而已!才三天,你就不行了?”他歇斯底里地质问着,就像拷问一个罪恶深重的犯人,“世上就我一个人,爱谁信谁信,反正我是不信的!”随后他又转身坐了下去,双手撑着气血上涌的面庞,“再说,要真就我一个人,我也不能就这么完了。说不定,他们只是聚在一个地方而已。你知道吧,就是那种很大很大的地方,能住很多很多人的地方。只是我现在还没找到……”
        泪水在这一刻似乎决了堤,止也止不住。最初还是低声掩泣,之后干脆蜷缩在沙发上,竭力地嚎啕大哭。
        屋外,一群猫狗围坐着,此起彼伏地呼叫起来。在隐匿了踪影的这座城里,竟是如此的悦耳。
        不知过了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诺顿醒了过来,屋里屋外都是死一般的寂静。
        咚咚~
        宛如惊雷的敲门声在诺顿耳边炸开,令他浑身一阵颤抖。
        咚咚~
        又一次的敲门声,诺顿终于缓过神来,随后颤颤巍巍地喊道:“谁……谁啊?”喊罢便竖起耳朵,在一旁聆听着。
        门后的是人吗?是活人吗?还是不明生物?不,不对,会敲门的应当是人才对。那他是从哪儿来的呢?也许他可以解开我所有的问题。一会儿开门先问问他之前都去哪儿了吧,还是先让他进来比较好?话说,这么久了,怎么不回一声呢?
           “谁?”
        咚咚~
        只有一成不变的敲门声传来,诺顿随手抄起一把手枪,打开了保险。
           “外卖到了!”
        门后突然传来一名男性的声音。诺顿心中大惊,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枪支,不曾想眼前的画面颤动起来,随后陷入一片黑暗。他慌忙触摸自己的双眼,双手却仿佛触摸到了什么东西。
        他一把拽了下来,竟是自己购买的VR眼镜,而门外,外卖小哥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着。
        他又看了看手里的VR眼镜,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随后将其扔在沙发上,起身开门正要接过外卖,却发现外卖小哥的头上,正带着一模一样的VR眼镜。
收起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4

帖子

44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440
发表于 2019-7-14 23:49:39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只剩我一个人了。一个小小的少年坐在房间里埋头痛哭。看的出来,屋子很脏,已经有许多天没有打扫了,他的头发也凌乱无比。他的心情很糟。

就在昨天,地球遇到了毁灭性的大灾难,洪水,海啸,火山喷发……所有人都离开地球了,甚至连他的父母,亲人也都离开了。只剩下孤寂的他。

他把头埋在腿里,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他的耳朵,他的头发,他的身体,他周围的一切都被孤寂所充斥。他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哪怕是蚊子,苍蝇的也没有,因为似乎在这一场大灾难中,它们也全部都消失了,消失的一干二净,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个物种出现过。

他害怕,他冷漠,他孤独,他彷徨,他被世界所抛弃。他的眼睛中充斥着满满的恨意,为什么要把自己抛弃在这里。
突然。嘭嘭嘭!敲门的声音响起。他竖起耳朵,仿佛是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他害怕,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他用心去听,他害怕,他害怕这只是竹篮打水。他现在如同在黑暗中找到一点明灯,一点火光,如同溺水的人找到一颗稻草!

没错,是敲门的声音!他心里欢喜极了,仿佛是吃了糖果的孩子,那么渴望,那么想要开门!

但是,他又犹豫了,世界只剩自己一个人了,这点他却切无比,那敲门的人是谁!

他害怕了,他战栗了,不过,他的心中还有一丝渴望,万一还有和他一样被世界所抛弃的人呢。

他站了起来,咬了咬牙,头上带个头盔,手里拿着一把猎枪。这把猎枪是一个当兵的留下的,被他捡到了,他全副武装,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他相信,就算是怪物,他也可以从容应对。

他一步一步的,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做好了一切准备,猎枪早已上了膛。

吱吱……门的声音开了,白光瞬间充斥了他的眼球,他的眼睛一片模糊,手中的猎枪也不由自主颤抖,待到白光消失了后,他的眼睛湿润了,妈!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0

帖子

1040

积分

年VIP

积分
1040
发表于 2019-10-27 20:27:33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明明是傍晚,夜市即将开始的时间,大街上却不见一个人类。我沿着大街向前走去,旁边的房间看起来已年久失修,摇摇欲坠。
  我喜欢遐想,被大人经常说成“瞎想”。原本是我的梦想已然破碎,自然没有了前进的动力,也正因此,对于旁门左道我增添了几分好奇心。
  大街上,没有一个人类的声音,只有风吹草地的声音。我的耳朵因为前段时间的战争损失了部分听力,却还是可以听到脚步的回声。我带着自己的疑问,向城市的方向走去。
  D市最近在研究一个梦境项目,那里体验者数量众多,至少在近几年内不会有太大波动。路程不算太远,没走多长时间就到了D市的入口。
  这……这还是D市?
  一个人都没有,甚至找不到近一个月人类活动的踪迹。实验大楼的玻璃已经破碎,呼噜噜的风声吹出的声音略显恐怖。
  难不成,我……是最后一个人类?若果真如此,我岂不是掌握了地球上的所有资源?
  不行,这可不行,这不可能存在,所有人类在一瞬间全部消失?那为什么只留下我一个人?若果真如此,肯定是有人刻意而为。
  在我思考途中,大脑疯狂转动,抬头霎时无法辨识方向。夜幕降临,我于慌忙中跑进一个看起来相对结实的建筑物,关上门。没啥东西可挡住,看了看屋子里,还算安全,没有其他的异响,这才放下心来。
  能量不可能凭空消失,那些人类也一样。除非我在睡着的时候,有人计划把我放到一个虚拟空间什么的。
  正巧,从室内可以通过一个大玻璃观察外面的动静。我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观察外面的一切风吹草动,一粒沙子飞舞的痕迹我都看的一清二楚。
  即便如此,大晚上的不免犯困,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虽然很害怕,但敲门声让我在这种环境下有一点亲切感,也许是熟悉的敲门频率,或许是因为人类的存在让我安定了一些?
  犹豫半天,终于挪动到门口。一开门,只有一堆石头在门口呆着,看来是风太大了?我刚要关门,一根长矛卡住了门缝:“别动!”
  听起来是一个青年男性的声音,我随手抓起一块木板,作为防身武器用。
  长矛轻轻一拨,门“嘎吱”一声,开了。迎面走来的是一位比我矮一些的人类。虽然说是人类,却感觉有那么一点违和。
  他的表情并没有那么严肃:“你是人类?这个星球的人类不是早就灭绝了吗?说吧,你在什么地方活下来的?”
  我想了想:“就是我家而已呀,只不过我睡眠时间比较长,而且因为动了大手术的缘故,总是时不时的睡了几个星期。这…这次是不过睡的长了一点…”
  那人摇摇头,头上露出一对食肉动物的兽耳:“人类灭绝的时间按照推算大概在10年前,但那些人类明显是非正常死亡。你一个人在这里也活不下去,不如我带你去我们部落那边?”
  我当然拒绝了!半人兽,还是食肉动物,万一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吃掉我呢?但我还是点点头,提高警惕后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人带着我离开破烂不堪庇护所,一路向东走去。路上的景物由正常的残骸慢慢变得奇怪,不知是我长期看电子产品的原因还是如何,周围的植物开始变得弯曲。走的越远,这种感觉越强烈。
  约摸过了三分钟,眼皮感觉越来越重,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睡吧,等你醒来,人类就灭绝了!”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PK文学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19-11-21 22:42 , Processed in 0.226715 second(s), 10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