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PK文学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79|回复: 9

配角的哀伤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229

主题

738

帖子

8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879

活跃勋章迎新达人PK狂魔优秀编辑

发表于 2019-7-16 00:06:4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33微币
以配角视角写一篇故事

要精彩有新意,字数500+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9

帖子

90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900
发表于 2019-7-16 00:53:2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配角
    哀莫大于心死。我就像盘底的洋葱,永远只做配角戏,难换她回眸一笑。
    不是说近则生隙,但她离我再怎么近,我也不觉得有一点讨厌的感觉,而想让她更亲近我些。
    我们一起长大,这也让我奇怪为什么会喜欢上她。可能喜欢是不需要深究地。有种一见钟情,有种日久情深。我对她,是后者。
    和我们一起相处的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有几个,可我总是觉得我与她最般配,于是每次玩组队的游戏,我都要求她和我在一起。大家觉得这样有失公正,于是让我一人扮演反派。我看她被别人牵走。最后手心手背终于如愿以偿,我为她找到一个非常隐秘的藏身之地,与她牵着手睡着了,第二天才被人找到,那些孩子都以为我们“私奔”了,怎么可能。
    再大些时候,我不是坏蛋但也不是学霸,莫名其妙在学校出了名,原因是我向全校最完美的女生表白了,没错,就是她。
    她没有回应我,选择无视我。可我自那之后,被情书不断骚乱,无奈不鸣惊人,他们不知道我有对帅,可那又有什么用,她还是照样不理他,我想让她亲近我。
    我看到她被混混欺负,我干了一顿,换来的是负伤累累和全校通报,丢人啊。她理我了,但表明态度:不会喜欢我。
    叫人哭笑不得,戏剧性的是,她不选我,竟然选了那个混混与他搞上了。难道乖乖女就总想不开,喜欢上那种痞子。
    我开始抽烟,酗酒,世界里只剩下黑、白色,还有她。可她视若无睹,自己选择的路,还想让别人照顾。
    喜欢我的人更多了,我迷恋上电音慢摇,感觉这让人像中暑一般晕眩,然后不愿醒来。
   后来,我看《活着》,觉得主人公甚是悲催,结局也很凄惨,最后只剩下了他。我呢?也是吗?
    不,我不能这样了。洋葱是调味品,我已经发挥了我的作用,应该放下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微币 +1000 收起 理由
大明 + 100 夜猫子你好啊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实话说:是的,女的就喜欢混混,大概是找刺激
    2019-7-16 00:59| 回复
  • 水函 : 你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2019-7-16 08:57| 回复
  • 水函 : 喜欢感觉吧
    2019-7-16 08:57| 回复
  • 还有4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229

主题

738

帖子

8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879

活跃勋章迎新达人PK狂魔优秀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19-7-16 00:11:44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侵删

《一个女配的一生》@鸭梨酥酥

我叫赵乐英,今年十七岁,是相府的三小姐,我娘是个妾室,但好在我娘厉害,虽然不及正室,但该得的好处也不比正室少。

我娘从小就和我说,我长大是要成人上人的,不能被别人压的,想要什么便去争,便去抢,若是不争不抢,最后只有被别人欺负了的份,所以我从小便不是什么好人。

我嫉妒赵乐行,我嫉妒她什么都不用做,便总有人喜欢她,我嫉妒她什么都不用学,而我却样样都要精通,而最后我嫁的人却还是不如她。

我真的好嫉妒她,可我却不能说出来,我只能对她冷眼相待,晚上将婢女支开,一个人坐在床上,将那个写了她八字的小人,一遍又一遍的扎透。

这种日子真是没意思极了,我一日比一日阴暗,一日比一日厌恶自己,就在这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 。

那个人是我活了这么多年遇到的最好的人,他喜穿一身白衣,偶尔杏黄,总是干干净净的,眸子也像是璞玉,温润剔透。他仿佛像是光,我只要在他身旁站着,便觉得平静安宁,我从未见过这么干净纯粹的人,所以我心悦他。可是,那个赵乐行总是与我作对,她嫁给了宋勋,所以我更恨她了。

后来我嫁给了康铭,他是个武将,赵家与康家在我出生前便是世交好友,我爹是当今的户部提审,而康伯伯是镇远侯,娘千辛万苦帮我弄来的,让我千万不能辜负她,可我却不愿,我喜欢的人是宋勋,是那个光风霁月的人儿,不是什么糙汉子,即使长得不差,也比不上那人的一分,可我在不愿意也只能嫁了,嫁了之后,我总觉得康铭是个莽夫,什么都不好,做什么都毛毛糙糙的,我总是嫌弃他,他却总是对我笑着,所以我觉得,这人当真有毛病。但还好,康铭只娶了我一个,五年也没有纳一个侧室,即使五年我的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所以,他还是有些好的,但仍然比不上宋勋。成亲第六年后,政堂突然动荡,我不晓得是怎么回事,但是听康铭透露过几嘴,再加上他已经好几日不曾好好休息过了,我便觉得,好像有些严重。但又与我这妇人有何关系呢,我只得继续赏赏花斗斗鸟喂喂鱼便行了,康铭总能打赢的,可是突然有一天,康铭让我收拾东西赶紧出城去,我便觉得不对了,

“为何让我一人走,是战事太危急了吗?”

“对,现在战事有些危急,我怕到时候无法护住你,所以你便先行离开。”

“....那你呢?”

“....我....之后会去找你。”

“那就好。” 我松了一口气,虽然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奇怪,可他从未骗过我,所以我便开始收拾行李了,我将他的东西也收拾了一些,康铭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我走的那天是个大晴天,我是从一条小道走的,只有康铭送我,他告诉我身旁的婢女好好照顾我,让我别太累着,之后又和马夫说了些话,我听不真切,但也应该就是说了去哪里吧。

最后康铭抱了抱我,我总觉得他想说话,却不知道他为何迟迟不说,最后只能我对着他说:“又不是见不到我了,抱的恁紧做什么。”

他听到后,愈发的抱紧我,直到我感觉自己要喘不过气来才松开,之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这个人真是奇怪。

行车第一日,我坐在马车上,挑开帘子看着外边匆匆走过的柳树,问车夫:“我们这是行去哪里?”

车夫说:“回夫人,咱们先去宁北海口,之后坐了渡船去南琅岛。”

“海口....南琅岛....为何去这么远?” 我觉得康铭将我送走,是都城有难,怕我碍着他的手脚,可不想是要将我送去这么远的地方。

“小人奉命行事,夫人莫问了。”

“都城....现在可是非常危险吗?”

“......是。” 我的心蓦然沉了沉,没有来的一阵抽紧。

“我们回去接将军。” 我嗓子有些干哑。

“属下难以从命。”

“他有了危险,你还受什么命令!” 我着急了,声音也带着急促。

“将军交代,属下要将夫人带到南琅岛,不然不许归队,这是属下的任务,若是不完成,愧对将军。”

“我是将军夫人,我的命令也不听吗?”我看他讲不通道理,便想用身份强压。

“属下恕难从命。”

“啪”我气得将马车小桌上的糕点拂去,提了裙子便想跳车,身旁婢女拉住了我,我还未来得及说话,被她碰了一下,眼前便全黑了。

我在醒来时,口唇干的不像样子,抚着喉咙喝了水,问身边的婢女走了多久了。

“两日。”

我手一抖,手中的茶杯倏然落下,但那婢女手疾眼快,一把便握住了那茶杯,以至于我裙子没被泼上水。我看着那婢女注意力到了那杯茶上,飞快的从头上拔了一根簪子藏于袖中。

那婢女将茶盏放于桌上便来看着我。

“都城....怎样了?”

“奴婢不知。”

“将军可有消息?”

婢女摇头。

“我们真的非要到那地方不成?”

“嗯。”

“若是我现在想回去呢?”

“不可。”

“若是我非要呢?”

“将军说,不惜一切方法要护住夫人安全。”

“....好....好....”我不知何时眼前已变得模糊,那婢女在我眼前也变成了粉色的一团。我向她笑了笑,说:“你莫要逼我。”还未说完我便将簪子抵在了脖颈,在“突突突”不停的跳的那处,使得劲稍微大了一些,有温热液体顺着簪子流到了手上。

“夫人!快放手啊!!”

“送我回去,不然....”说着又将簪子扎深了些,脖颈上着实有些疼,我皱了皱眉。那婢女也着急了,连忙劝我放下,我将簪子扎的越来越深,那婢女在我面前跪了下去,开始向我磕头。

“夫人莫要想不开....将军也是为了您好...他希望您..”

“回不回去?”我打断了她的话,语气也变得虚浮。

“夫人!好好好,夫人您放下,我们回去!回去!”

“当真?”

“奴婢不敢骗夫人。”

“....好。”我将手放下,身体已经失了许多力气,便也没能控制好手,一下落,簪子便飞了出去。我冲着那婢女笑了笑,意识消失前,开口说了句:“...莫骗我...现在便回....”我强撑着眼皮,看那婢女回了是才闭上。

我在醒来时,动了动脖颈,疼得我倒吸凉气,侧了身子 看向身旁的婢女,那婢女颜色苍白,眼圈下也黑了一片。

“我们到哪了?”

“回夫人,在行半日,便能回了。”

“好。你先休息休息吧。”

“奴婢无妨。”

看那婢女神色凝重我也不好多劝。

突然马车一阵颠簸,急急得停了,我被弄了一个后仰,若不是那婢女扶住我,险些要跌到塌下。

“怎么回事?” 我扶着脖子坐正,问了一句。

帘子前传来马夫的回答。

“无妨,有沿路乞丐讨食。”

我放了心,温和了声音,“那便给他们些。”

“是。”

我点了点头,侧过身子想打开帘子,还未碰到,婢女便挡了我的手。

“为何?”

“外面日头大,怕晒了夫人。”

“无妨。” 说完还要去拉帘子,又被婢女挡了回来。

我转头看向了那婢女,久久不说话。

那婢女挪下坐塌,跪在了我面前。

我转过头抚开了帘子。

仍是空旷的土路,路边立着几棵柳树,而柳树旁倒了好几个人,有老人小孩,甚至是成年男子,但那些人身上都染着大片的血色,我蹙起了双眉,手不住的有些抖,没由来的有些慌,大声的向马夫吼了一句:“去,去下面,看那些人怎么了!”说完,我将帘子放下,转身就拉开门帘,没有墩子,直接从车上跳了下去,刚一开帘子一股血腥混着腐臭味便传了过来,因为车内放着香料所以不怎么闻到,到出了马车尤其明显,我捂了鼻子,看着空旷的石子土路上隔几步便倒着人,心头蓦然一紧,极快的走到正在探鼻息的马夫旁,问:“....还...还有活的吗?”

马夫向我抱了抱拳:“回夫人,暂无生还。”

我虚晃了一下,马夫赶紧扶住我,我定了定身形,已经失了焦距的眼睛转向马夫。

“骑马....带我回去.....立刻。”

我抓着马夫腰旁的衣服,腿使劲夹着马腹,疾风吹着鬓发乱舞,袍子也被风兜的满满上下微颤,我咬着唇,眼泪不知何时流了满脸。

顾不得颠簸,我用生平最大的声音像马夫喊着快些。

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神魂游走间便到了城门,我下了马,步子踉跄得走向了城门,我甩开了 要扶我的马夫,边跑边摔的走向了城门,离得近了,才看到了许多横七竖八躺着的士兵,有戴蓝领巾的,有戴红领巾的,粗粗的扫一眼,红的多些。我迈过了许多具尸体,刚扶上城门旁的城墙,便被烫得缩回了手,我将手拢到嘴边呵气,继续眼无焦距的走着,走过了焦黑的城门,直到看着银闪闪的人群,才回过了神。

眼前的士兵围了一个大圈,不知道里面困了什么,而在我正前方,人群之后,有一方高台,寻遍记忆,应当是新搭的,而当我看清那上面的人时,我不知该做何感想。

一黑一红,一男一女。

宋勋和赵乐行。

突然间那人圈中爆发出一声高喝,“宋贼,你要杀我便杀,为何要屠尽百姓!!!” 那声音声嘶力竭,像忍了极大的疼痛一般。我加快了步子,跑向了那声音处。还未走两步胳膊便被什么拉住,我转过头,马夫可能从来没见过我哭成这样,怔了一下对我说:“夫人...我们现在还能离开。”

“去哪?”

“南..”

“康铭怎么办?”我打断他,“他为国而战,我若是自己逃了,配做他的妻子吗?”

马夫听完我的话,眼眶也红了,朝我跪下磕了一头,“将军在哪,属下便在哪,属下与将军共存亡!”

说完起身就要冲向人圈。

我拉住了他。

“你有法子....送我进去吗?”

“属下尽力!”

之后的事我如今都不敢想象,马夫带我找到一处人少的地方,捡了兵器就开杀,那些士兵灼热的血液洒到了我的身上,脸上,我擦了把脸,紧紧的跟在了马夫身旁,绕是马夫武功再高强也抵不过带着一个拖油瓶子,但此处的动静不小,很快惊扰了部队,而阵中心自然也知道了。康铭和几个拿着刀剑的青年百姓已经身负重伤,不知怎么破阵,而此时阵脚大乱,便也朝着马夫和我进来的那一处杀,反正也活不成了,我也不在惧怕,随地捡了把刀子,若是能杀一个便是赚了,马夫大约和我是一样的想法,即便是身上中了二十多刀仍没有倒下。

在我身上插入第十把刀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康铭,他比我强些,身上只嵌了三把刀,我和他远远的对视,我看到他冲我笑了笑,于是我便也笑了笑,笑完眼前就扭曲了起来,身上的疼痛也一并显了出来,我皱着眉,眼泪也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了,在完全黑暗前,我好像被抱住了,我抬了抬头,也不知道对准了人没,说:

“康铭,好疼啊。”

我完全陷入了黑暗,周遭静悄悄的,我像一根芦苇一样漂浮在水上,不知道前方在哪,有许多影像从眼前闪过,一开始有黑白的有彩色的,比较来说黑白的多些,一直到一张大红色的影像后,突然全变成了彩色。

我不知道我下辈子会变成什么,但是,赵乐行啊,我一点都不羡慕你了。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6

帖子

62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620
发表于 2019-7-16 23:17:30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青翠欲滴的竹,还未热得桃花,一道马蹄声打破宁静的山村。
村里的姑娘都说,这公子是贵族。
在百姓眼中,他们是绸缎不尽,美人环绕,金银无数的人。
“施姐姐,几日前我见过那人,长得可好看了。”
我无奈笑笑,似我等寻常人家,如何能够与之比较。且不说琴棋书画,恐怕连见识都不如。
远在偏远山村,不知当今国家俯首称臣。这位大人,已经落寞。
安心于这处,我以为自己会如同山间野花,一过而逝。
却偏偏,入了他的眼。
“施儿,”那人含情脉脉地对着我说,“我喜欢你。”
尽管内心强烈不安,我还是点头答应了。
他见多识广,对人温和,比起祖祖辈辈嘴里的官儿,好了不知多少。
“好,少伯,我跟你走。”
爹娘开心,姑娘们羡慕,我躲在他的背后,不敢说出内心隐隐的不安。
“少伯,我只有你了。”
离开故土,我一个弱女子,上不了战场,入不了灶房,唯独依附这个深情款款的男人。
“好。”他说着,将我的手从他腰间拨了下去。
几日后。
“施儿,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刚进门,我就听到了这句话。
自从来到这个比起之前豪华的屋子,陪伴我,除了一两个丫鬟,就只有白天与夜晚。窗前也有桃花,神似故土村口,可窗子是不准开。
也许是我之前冒昧,惹恼了少伯,他与我计较了。
“你说,我都听你的。”
少伯咬牙道,“我要你入宫。”
入宫?虽然只是几日功夫,我还是知道,国灭当前,何来国。
他看出了我的疑惑,淡淡道,“敌国。”
我一愣,不知该说什么。
“少伯,你逗我呢?”我强装一个笑,可笑着,笑着,就僵住了。
少伯,他很严肃的看着我。
几日功夫,他就已不再是竹林间,桃花映衬下,翩翩少年。
而我,还是那个对他一见钟情的姑娘啊。
“三年后,我来接你。”
他扔下这句话,就走了。
狼狈又心虚的脚步,一点点远去。我看着诺大的房屋,一脑扑入了被子。
我知道,我现在狼狈极了。
全天下最愚蠢的女人,大概就是我了吧。我一心一意喜欢的人,从来没有真正了解他。
我远离故土,放在头顶的天,原来是漫天的网。
一切都是骗局。
明明我有感应,可我没有相信自己。我信了,一个男人。
三年的功夫,已经足以让我将眼泪擦干了。
面对我质问的视线,少伯选择了逃离。我没有强行要他看着我,只是在上马车,两人擦肩而过时,我小声问了一句,“少伯,你可是知道,我喜欢你?”
“知道,施儿,我一直都知道。”
哦,我心底的湖一瞬间干涸了,连眼泪都不再有了。
他知道我喜欢他,还是将我送走了,还是骗了我。
他将天下放得重,天下人的命是命,我难道就不是了?
我原以为,比起别人,我在他心目中,或许还是重一些。而今,在这身锦绣的袍子底下,也不过是贱草。
缓缓前进,我在马车里沉思,知道自己在远离故国。
离开家时,我曾在他的后背,一路颠簸,路途漫漫,我曾期盼,良辰美景,愿天长地久。
而今,道路平静,我闭着眼也知道,这是何等气势。赶车的人小心翼翼,生怕我受累了。我却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我。
终于,马车停了下来。
下马车时,少伯来扶我。
他,或许还是有一点在乎我的。
“别忘了自己该做的事。”
一句话,将气息微弱的我完全掐死。
我笑着回答,“好。”
后来,吴国灭了,耳边都是卧薪尝胆,少伯智谋无双的佳话。我在最后一场战火结束时,走入了湖。
但愿,这湖通向故土。
使这颗漂泊已久的亡魂有一个归宿。
天下事,与我无关。若再生而为人,我情愿不搅入这一群雄争霸,谋士算计的风云中。哪怕为野草,也好过,千般是非啊。
附:范蠡,字少伯,华夏族,春秋末期政治家、军事家、经济学家和道家学者。
西施,一作先施,本名施夷光,春秋时期越国美女,一般称为西施。王维《西施咏》云: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
勾践,姒姓,本名鸠浅,夏禹后裔,越王允常之子,春秋末年越国国君,《荀子•王霸》》认定的春秋五霸之一。
收起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9

帖子

56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560
发表于 2019-7-16 07:39:13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角遇不到》

  我又一次在拐弯的街角遇到了他。

  或者说,是他们。

  我幻想了无数次的容颜,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诱人的唇笑,就连那两道浓黑的眉毛都让我深陷其中。

  他叫磊。

  我喜欢了他五年。不,应该说,是暗恋了五年,从初中开始,到现在,高三了。

  可他不认识我,完全不知道我的存在。

  “唉哟——”身后传来单车的急刹声响,一位中年大叔骂骂咧咧的,“小姑娘,往旁边站站啊,别堵在路口啊。”

  “对不起。”我赶紧低下头,往旁边躲,生怕前面的人突然回头看到我。

  等过了一会,我才敢抬起头。可是前面的道理路上空荡荡的,除了我之外,再无他人。

  丑小鸭是无法变成天鹅的。这句话就像符咒一样,定固在我身上,让我怎么也抬不起头。就算是在走廊碰到和他面对面靠近,我也会在快要对上眼神的那刻,微侧下身体,和他擦肩而过。

  “磊,周末的时候我们去游乐园玩好不好?”甜甜的女声在他身旁说着,她亲昵的挽着着他的手臂。

  “先把作业写完。”磊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宠溺的看着她笑,整个人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她叫容,是学校公认的校花,人美成绩好,家境也富裕,配上他,就是金童玉女。

  是的,我又一次在拐角的街口遇见了他,他们。

  磊和容,是人人都羡慕的一对情侣。而我只是个透明的路人。

  我曾邪恶的画过容的小人,诅咒他们分手。但是我也厌恶这样的自己,我一定不会像母亲一样成为被人唾弃的插足者。

  我终于昂起头,鼓起所有的勇气,加快速度,迈着大步子,走过他、他们的身旁。

  头也不回的走,即使泪眼婆娑的看不清前方。

  我要先走出他的世界,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收起回复
  • 大明 : 太惨了,当个配角还不是白富美配角
    2019-7-16 08:14| 回复
  • RGB_ 回复 大明 : 还有更惨的,但想想主题哀伤,还是给配角留些尊严…
    2019-7-16 08:16| 回复
  • 大明 回复 RGB_ : 对,但尊严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最好
    2019-7-16 08:22| 回复
  • 还有1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1

帖子

60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600
发表于 2019-7-16 02:28:55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大头和张曦宁
       我叫大头,全名张大头,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不过是因为我们那里经常下雨而已,因为大头大头下雨不愁。
  我出生的时候,我很荣幸的多了个姐姐,而她只比我早出生1分钟。
  听说姐姐出生的时候特别俊(好看),头发什么的都长的好,连体重都比我重两斤,而我除了头大别无其它优点。
  我姐叫张曦宁,希望她有美好宁静的生活,一看就是主角的名字。
  从小她是女孩子就是爸妈在带,我是男孩子爷爷奶奶在带,她在各种兴趣班逛,我在田间地头泥地里打滚。她穿漂亮的衣服而我却穿着哥哥的旧衣服。她长个,我长肉,或许这就是爷爷奶奶带得好处吧。

  爸妈对她和对我都抱有很大的希望,虽然后面都是绝望。
  唯一同步的是我们一起上学,升学,毕业,她在外人面前从不承认我是她弟,而我也不认她是我姐。因为她的成绩是班上前几,而我只能证明班上到底有多少人。
  我喜欢唱歌,她被迫学了唱歌。参加唱歌比赛,我们俩都到了最后,可最终她第一加分,没人记得第二的我。
  参加拔河比赛,我的体重就是最好的武器,可我当天拉肚子了,她替我比的赛,然后赢了,或许这场比赛她上不上都赢,可因为美丽又善解人意,她获得了满堂彩而我却被指责。

  后来中考我想去学技术,可我爸妈认为学文化好,她也支持,于是去学文化,只是一塌糊涂,高考她考了重本而我刚上本科线,3本都吃力。
  毕业了,我终于远离了她,可兜兜转转,她成了我的上司。
  我的人生无时无刻不在给她铺垫,在我的映衬下她格外的优秀,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主角身边都有配角还比主角差的配角的原因了。

  我比她成功的一件事,也是唯一成为主角的一次,我比她先结婚。
  可我的一生都是配角,即使结婚我也不过是配角,因为她死了,她跳楼死了。我的婚礼成了葬礼。而她也成了这一辈子的主角。
  其实想想当配角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没那么累,也没那么轰动,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下辈子,我换你,我做主角,你结婚,我不跳,我们就这样一辈子。
  
收起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14

帖子

90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900
发表于 2019-7-18 12:54:56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磁场

“我喜欢她,最近都在想着对策搭话,啊啊反正我就是喜欢她”。

听着文不停的诉说着,我的内心突然有股莫名的味道。

我,是一个安逸的女孩,对于路人来说我是一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女孩子。

是,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子,从来不会把不快乐放在心中。

对于感情来说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等我发现爱上了文的时候,他已经暗恋上了另外一个女孩。尽管内心有多种情绪,我也只能藏在心里。

“喜欢,就去找她呀?”我微笑的对他提议到,

“可是,找她就要花钱,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文无奈。

文,是来自河南农村的,我从结识他以来,他的生活一直很艰苦,每月也就4700左右,还完贷款之后,每月都是抱着泡面过日子。

我想了想,从挎包里翻找了一阵,从里面拿出了几张人民币。

“喏,还有700块,你先拿去用, 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

“不行,你工资也没多少,还时不时的接济我,那还有余钱?”

我看了看文认真的脸,伸手把钱塞入他的怀里。

“拿着吧,撩妹没钱怎么行呢?算我借你的。”

文迟疑的想了想没再坚持,接下来彼此无言。

“那个,静,你说我该如何去撩?”

“如何去撩?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还用问我?”

我毫不客气的怼他,这人也是真够马虎的。撩个妹还要请教别人?

“我知道就不问了啊,哎呀,静,你给我出出主意吧,”

文拉着我的胳膊不停摇晃,语气搞怪。

“撩妹,就要撩出新感觉,去带她去游泳馆!”

“啥,游泳馆?为啥?”

“很简单啊,去游泳馆游泳是为了一睹真颜。谁知道她是不是通过各类化妆品堆出来的妖精?”我郑重其事的说到。

“静啊,你这招够狠啊,你以为她像你啊?美的不要不要的?”

我听到文的语句,我也是非常开心,毕竟作为一个女孩来说,谁不想听到有人夸自己漂亮。

可惜,我总感觉我们之间像是有一道磁场干扰,我越是想接近他,排斥性就越强。

对于眼下情况,我只能做他合格的朋友仅此而已,尽管我并不这样认为。


21-141031102019.jpg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8

帖子

96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960
发表于 2019-7-18 20:19:16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来就注定平凡吗?我的人生像被安排好了一般,只能用来衬托其他人的优秀。
        在我十岁那年,我的父母就离婚了。那时我还小,也没有多问,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我成了大家口中常说的单亲家庭。
        父爱如山,母爱如水。这两种爱是一个人成长中必不可缺的,都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有缺陷。看来真是这样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9

帖子

480

积分

年VIP

积分
480
发表于 2019-7-26 18:44:10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
  我看着她。第一次见到她的那时就一直看着。
  她不会笑吗?这种场合,即使是心有不甘,也该笑笑吧?
  傲慢。
  她不会哭吗?这种场面也无法引起她心中悲恸吗?
  冷酷无情的女人。
  她为什么不说?空任鲜血在她掌中流淌?
  愚蠢。
  啊啊,她是会笑的。她只在那人面前笑靥如花。
  啧。她是会哭的。她只为那人落泪。
  那人于她,如同天上繁星。
  微弱的,却是唯一的光。纵然那光已不复存在,其虚幻的影也能为她带去极大的劝慰。
  可你为什么不看向我啊,为什么不向我伸出手,为什么不向我求援。
  你看着他时,可曾感受到过我的目光。
  是了,你是不会明白的。去吧,去追逐你那虚幻的光。
  然后看着,看我如何打破他自保的茧。
  好好看看,你所追随的,究竟是何其可笑的伪善之人。
收起回复
  • 过客 : 不能删除吗(つд⊂)
    2019-7-27 22:2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

帖子

80

积分

新手作者

Rank: 1

积分
80
发表于 2019-9-6 22:49:50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名的长跑

玉树和村上站在起跑线上   还有20秒   这对最好的朋友就要进行一场既定的角逐
  玉树偏过头  对着村上露出了自己的白牙
    喂 喂   村上大哥  ! 还是老样子 我拿第一 你第二  这个比赛  就我们两个包了  哈哈

       看着少年玉树那稍显轻狂的笑容  村上不知道包容了他多少次  
     哈哈 好啊
   村上虽然笑着回答 但他的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  一定要赢过这小子  
     该死的玉树   
    村上心中的火焰  熊熊燃起  愤怒和不甘 充满了胸膛  
  低下头  再抬起时  
    村上已经换上了狰狞的面孔

      堵上自己的一切  玉树迟早会被自己踩在脚下

     最后三秒  
    三
      二
       一
     哔  ___!!!
   两人如同利剑一样  冲入了赛道  将后面的对手  远远的甩在脚后
     哈哈  
   玉树睁大了眼睛
       一种驾驭速度的喜悦  
   每次和村上一起跑步  都是一种享受呢 我最好的朋友  最大的竞争对手  村上  自己怎么会让你超过自己呢

  加速加速   哈哈哈 哈哈
      感觉自己就像一台老式蒸汽发动机  不停的填入燃料   更快的奔跑吧

   村上看着眼前渐渐消失的玉树  微微一笑  就这个速度吗?
    村上开始发力  速度居然变得比玉树快上了几分  
  他  最大的缺点  ,作为他的挚友  怎么会不知道呢?
  缺少计划的  不节制的使用自己的力气 到最后速度慢慢的掉下来  只要能紧紧跟住玉树  这个家伙 自然会不停的提速  
   提前消耗掉他的力气   最后加把劲 在他力竭的时候甩掉他
    去死吧 春树
!!!
    如同是一颗子弹  村上向玉树逼近了
那天仿佛是 村上的运气占了上风  
  玉树在一个转弯时 身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啊 好痛好痛  哈呜呜

   这个笨蛋   村上心里猛地一惊,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摔倒啊
   不要挡着我的道路啊  !!
那天  村上也狠狠的摔了一下
为了尽快接近那个笨蛋玉树
  摔倒了呢  哈哈  
秋天到了 叶子不停的奔走  
狂风是他们的车列

   我看着眼前慈祥的老人,  不停的擦拭着自己和一个男人的合照
   笨蛋春树  
你最后还是赢了我   先我一步 啊 啊  哈哈 呜呜呜

  老人眼角不停的抽动着  紧紧的抱住了那张照片。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PK文学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19-10-19 08:41 , Processed in 0.242926 second(s), 1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