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PK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2|回复: 2

我有一个小秘密,只告诉了你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224

主题

725

帖子

8万

积分

创始人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0639

活跃勋章迎新达人PK狂魔优秀编辑

发表于 2019-7-19 00:22:26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33微币
有人可以分享秘密,是件让人幸福的事吧。

请以标题为切入点创作一篇让人幸福的故事吧!

回复
【大家好,喜欢请为我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224

主题

725

帖子

8万

积分

创始人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0639

活跃勋章迎新达人PK狂魔优秀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19-7-19 00:40:46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侵删

《她捡到一把放大镜》@越荷兮

1
起因是一场流言,它们像冬天跨入春天时的风一样黏腻又刺骨,在四方形的逼仄教室里来回流窜。这场风刮得寻常而猛烈,在班主任的清嗓中突然消散。于是大家都知道了,赵遊梓休学了。

很快又有新的风从角落里升起来,蔓延到了学校的更多角落。有人说赵遊梓是不顾一切想和张昭然私奔被发现了,有人说是赵遊梓恋情不顺而自杀未遂,有人说是张昭然腿劈八条船,赵遊梓伤心欲绝发了疯。

尽管班主任说的是赵遊梓同学因有疾病而不得不休学,也无法阻止青春期头脑里无休无止的夸张揣测。处于风暴中心的张昭然仍旧每天按时上学上课上厕所,只是多添加了一项被人围观并且议论的被动任务。

几天之后张昭然被班主任约谈了,内容无趣而显而易见。早恋是不好的,早恋是不对的,以及赵遊梓究竟怎么会得了那种病——这就纯属是无聊大人的八卦之心了。

按照大多数同学们的可靠说法是:其实赵遊梓和张昭然……,然后赵遊梓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就疯了。

班主任是一个看起来很可疑的中年妇女,她两道画得粗细不一的棕色眉毛拧在一起。她在为他们上思想政治课程的时候总是喊叫到破音,张昭然老是觉得她是一头干巴巴的母熊,当他在课上侧着头看她的时候就一定会被点名,所以他现在上课的时候从不侧着头。

但是张昭然侧着头的时候能看见赵遊梓——赵遊梓在某些时候会回看他,更多的时候在开小差。张昭然觉得赵遊梓开小差的样子很好看,为了不被点到名他常常斜着眼睛偷瞄她,斜到他自己觉得自己就是斜视眼。他在日记里写道“赵遊梓的短发就像一只圆滚滚的苹果”,更多的他就没有写下去了,看见一个漂亮的苹果想去尝一口是人之常情。

张昭然抬起头来对上班主任的眼神,乌漆墨黑,好像会吃人的无底洞。他一言不发,因为班主任讲得确实有道理,早恋是不好的,张昭然觉得这里有点错误,确切地来说他是“早单恋”,如果这个词存在的话。赵遊梓的确与他关系不错,但又不是那种关系。张昭然在某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其实是希望和赵遊梓成为那种关系的,然后他满怀着期待去询问了某个要好的同学——闲言碎语就传开了。从那以后他自发地和赵遊梓疏远了,他看到她的时候总是怀着一颗愧疚的心,但是他又从中获得一些快乐,仿佛他们真的变成了什么特殊的关系。

张昭然觉得他可能知道赵遊梓生病的原因,但是他选择了去回避,现在想起来,他可能伤了她的心。在那个老师还没过来命令他们早读的清晨,赵遊梓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说她想告诉他一件大事。张昭然拒绝了她,他告诉她他并不感兴趣,还告诉她最近要准备考试并不想去做其他无聊的事情。然后张昭然开始早读,他是那天早读的时候读得最大声的一个。

下一秒班主任皱成一团的脸突然出现,张昭然真想问问她的脸是不是废弃报纸做的,竟然可以拧得这样快。那些字都嵌在她脸上的褶皱里,拼凑成一些质疑的语句。

她当了30年的教师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赵遊梓的母亲跟她说的是赵遊梓得了一些精神疾病——更多的她不好去问。赵遊梓平常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并不会拖后腿,但也绝不是成绩优异的那一类,她会认真上课,也会开小差。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赵遊梓身上,她觉得挺可惜。她当然听说过学生间流传的那些风言风语,起初她是不信的,现在她就半信半疑了。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交流总比学生与老师之间来得多,她不能判断出到底里面有几分真或者几分假,但无风不起浪。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如果人脸可以自由曲折的话,班主任的五官可能要缩成一团挤到头的里边去。

“老师现在在跟你说很重要的事情,你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吗?”

她越说越大声,唾沫像白色的飞镖一样射出来,张昭然不敢动,他是班主任的靶子。

“现在同学们都在传说你和赵遊梓休学有一定关系,这会给同学的正常学习和学校都带来很大的影响。老师是相信你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的,但是我还是要跟你确认一下——

赵遊梓的休学跟你有没有关系?你知道些什么?”

2
在赵遊梓被宣布休学的一周之后,张昭然也跟着被停课了。

原因是他在和班主任谈话的时候态度不端正,十分不尊重,拒绝回答班主任的话。张昭然在

这短短的半小时内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使班主任加深了自己的疑虑并且大为恼火。她以张昭然目无师长,漠视学校规章纪律,造成学校不良影响为由停了他一个礼拜的课。

硬要说来,赵遊梓的休学的确与张昭然有一定的联系,至少张昭然是这么觉得的。如果他当时没有拒绝赵遊梓,不,要是没有把他的想法告诉别人就好了。他现在和那个同学绝交了,他感到很气愤。同时他后悔了,他决定去向赵遊梓道歉。

张昭然给赵遊梓发了QQ。

“在吗?”

“在”

他没有想到赵遊梓会秒回,赵遊梓难道不是因为病了才休学的吗?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看见赵遊梓又发过来一条。

“我知道你停课啦,那群上课玩手机八卦的人在群里可说了不少闲话,那个老女人真狠”

张昭然返回群页面,他才发现里面果然发了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显然他的停课又给他无所事事的同学们带来一波劲爆的话题。

“我都把群屏蔽了。你有空出来吗?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

张昭然盯了手机屏幕2分钟,满心忧虑。然后赵遊梓终于给他发来消息:

“好啊,我也有事想跟你说。明天早上9点,文文图书馆见”

3
文文图书馆是一个私人图书馆,它建得挺小,就在离赵遊梓家不远的地方。

张昭然起得很早,他忘记调闹钟了。他想多睡一会儿,可一躺到床上他就更清醒了。有一万只蚂蚁排排队在挠他的背,他在床上翻滚,加上新鲜的鸡蛋和一点葱花,几分钟之后就可以出锅。

关于他被停课这件事情,张昭然觉得班主任一定是会后悔的。她想扼制那些古怪的流言,但是他的同学们在这一方面并不是什么善茬——这只会加快它们的传播速度,然后越滚越大。曾经有一段时间流传着不可思议的校园传说,主人公高年级的校霸威风凛凛。有一天张昭然在厕所里遇见了他,校霸掂着脚把头伸到窗户外面不知道在干嘛,看起来就像个傻X。这个时候张昭然意识到,在课业重压下的无聊同学们能造出多莫名其妙的话来,他再也不信那些奇奇怪怪的乱七八糟的说法了。

他站起来喝水,水还没有烧。张昭然的脑子跟着水壶一起吱吱呀呀响起来,他发现不知道要怎么和赵遊梓说清楚,他的脸也烧开了,他用热水来浇灭。剩下的时间他用来想象和赵遊梓见面时候该说些什么,早上好赵遊梓,我想跟你说的是我要向你道歉,我对不起你,那些流传的谣言其实都是——

张昭然没有说出口,因为赵遊梓先跟他开口了。

他们在八点五十五分同时相遇,互相为对方准备了5分钟的时间。现在看来他们完全可以约在九点零五分,这样就可以在整点相遇了。

进入夏天才没过多久,算不上多热的天气,但决不算凉。她一看见张昭然就拖着他向图书馆里走,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早上好”而是“快进去吹空调”。张昭然一愣一愣,说辞都被甩到花圃里去。

赵遊梓和他面对面坐着,她坐得笔直,就像新闻联播的主播。但是这位主播没过两秒钟之后就开始翻找起什么东西,于是唯一的观众开始发问:

“你为什么要休学?王艳说你得了精神病——”

王艳是班主任的名字,所有学生都会在私底下直接叫老师的名字,这是一种不自觉的传统。

“她才有精神病呢!”赵遊梓不满,“她告诉所有人了?”

“没有,她找我谈话。但是很多人都在瞎猜你为什么休学。”

赵遊梓把一个东西劈啪拍在桌上,“是我妈,她这两天净把我往医院拽,她都不肯跟我说为什么,前天我才知道我被休学。”赵遊梓把“被”字说得很重,“还好今天她有事出去了。可能是这个原因。”

她把她左手的袖子卷起来,露出白生生的小臂。张昭然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她穿着一件长袖的橙色外套,看起来像一个苹果叠在南瓜上。他以为是女孩子的防晒措施,并不在意。赵遊梓的手臂上纵横着几条新新旧旧的红痕,结痂的地方像用拙劣的手法缝了红线,断断续续的,和张昭然手足无措的样子一模一样。

“呃,有点吓人。他们都以为我有病,我真的没有。”赵遊梓把袖子往下挽了点,遮住比较上面的痕迹。

“……所以,这些都是你自己弄的?”张昭然惊诧。

“是有点痛,这都不是个事儿。我要跟你说的事情是——你看”

赵遊梓把她拍到桌子上的那个东西拿起来,是一个放大镜。张昭然觉得这个放大镜看起来粗制滥造,它掉了些漆,部分漆皮还屹立在把柄上,扣扣就能掉。很快张昭然的注意力就不在那上面了,因为赵遊梓掏出了一把美工刀。

“你……!”张昭然眼睛都瞪圆了,赵遊梓在她的手臂上又划了一个口子。也许她真的有精神病,而且还病得不轻,早知道就不应该把她约出来,他甚至还不如在学校里当一个被贴满各种眼神的背景板。张昭然在一瞬间闪过很多想法,他焦急地翻查自己口袋里有没有带卫生纸,如果带纱布出来就好了——张昭然冲向报纸架,抓了几期不知道什么报,他回到座位上,翻不开报纸页,他紧紧盯着赵遊梓的手臂,红色的,魔鬼一样的汁液从那上面涌出,苹果是甜的,它们是酸的,他不允许。

“你想看报纸啊?”赵遊梓说。

“不是,你……”

“我没事!你冷静一点,你看这个!”

赵遊梓拿起放大镜,对准她的新鲜伤口,“我捡到了一个放大镜。”

4
“早几个星期我就捡到啦。放学的路上捡的,就在何枫路那边,鹭恪奶茶店前面那个绿化带边上。我本来想早点告诉你的,你看你看。”

张昭然凑过去看,放大镜的镜片上有一些刮痕,他看到赵遊梓放大的血液,糊糊的一片,红得泛黑,还有周边的皮肤,像嵌上去的一格一格的瓷砖。

“就是放大了啊,什么都没有。”

张昭然看向赵遊梓,“要不要出去包扎会比较好?”

赵遊梓皱了皱眉,手指拨了一下放大镜。

“你再看看。”

张昭然盯了3秒钟她的眼睛,她是在耍他吗?还是让她回家会好一点?张昭然低下头再次去看那个放大镜,他看到了一个宇宙。

是的,没错,张昭然在她捡来的放大镜里看到了一个宇宙。

只是这个宇宙是有一定的范围的,赵遊梓原本流出的血液覆盖住的地方都有一个薄薄的,半透明的宇宙。这样说来确实很奇怪,但事实是这样的,宇宙覆盖在赵遊梓皮肤的上方,张昭然能看到他们的边界——是极其普通的,放大的皮肤。赵遊梓把放大镜移得更近了一些,伤口里流出的浓稠的血液都变成了宇宙,张昭然甚至看得见里面有小点点一样的星球。

“这是?”张昭然看向别处,他的的确确是在图书馆,赵遊梓也确实受伤了,她的伤口正在流血,所有的一切都极其正常,除了赵遊梓拿着的放大镜上面看到的。

“我猜,是血放大之后的样子。”赵遊梓说。

“这怎么可能!血放大之后不是都是细胞吗!就连细胞放大之后也是有结构的!”张昭然差点叫出来,但是他确确实实看到了,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在做梦吗?张昭然回想起课本上的那些内容,他到底学了什么东西?

“所以我猜想,这是放得比细胞结构还要大的时候的样子。”赵遊梓很镇定,“血液里面有宇宙,宇宙里面有地球,地球里面有我,我有血液。”

“你的意思是……世界是循环的?”

赵遊梓又拨了拨放大镜,张昭然才发现那个放大镜下面有一个滑轮。放大镜显示出来的宇宙变得更清晰了,好像放大了一些。张昭然看到那些点点慢慢靠近他,他们颜色都不大一样,变大了的点点旁边有更多更多的小点点。

“还可以继续放大,这个放大镜可以放很大。”赵遊梓继续调大,张昭然一动不动地盯着放大镜,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简直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发现。

他们靠近一颗星球,从前张昭然幻想过去太空旅行,他也只是想想。现在他不在太空,却做着类似太空旅行一样的事情,他看到那颗星球是黄色的,上面布满了白白的纹路,这令他想起小学门口卖的两毛钱一只的芒果味棒棒糖——但是这只棒棒糖在几秒之内就消失了,他忽然反应过来,他并没有在太空旅行,他在观看赵遊梓手臂上的伤口,伤口的血是流动的,他们会停止,会自愈,会结痂。那支棒棒糖流动到了手臂的另外一头,或者桌面上,还有更多更多的棒棒糖跟着它一起流动,然后变为黑色的、干涸的血迹。

“你是怎么发现的?”张昭然问。

“没什么,”赵遊梓放下放大镜,拿出纸巾擦拭手臂和桌面,“有一天手划伤了,无聊就拿这个东西起来看,然后就发现了。”

张昭然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他完全可以问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赵遊梓对这个发现是怎么想的。他问的问题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用脚趾头就能想得到。

“你想试试吗?”赵遊梓递给张昭然放大镜。

他当然想看——但是他不太想这么做,张昭然接过放大镜,它真的很普通,同时也很神秘。赵遊梓说是她在路边捡到的,他很相信,他肯定除了赵遊梓以外世界上绝没有哪个人能捡到这种东西。只有赵遊梓会这么无聊,而且她还试了很多次,张昭然突然很尊敬她。赵遊梓用没几级的号爆出了99+的装备,虚假得像查资料时弹窗的奇妙页游广告。

“我可以带回家吗?”张昭然说。

“当然。对了,你明天还有空吗?我下午又要去医院。

——你说的有事情想跟我说,是什么事情啊?”

赵遊梓定定地望着张昭然,张昭然咬了咬上唇。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跟赵遊梓告诉他的相比,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并且在此刻说出来,甚至会毁了好不容易才有的气氛——他那次拒绝了赵遊梓,今天赵遊梓还是跟无事发生过一样,她好像连同学之间传的传言都不知道一般。在她没有休学之前,这是那段时间内传得最多的事情。张昭然不知道赵遊梓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知道源头是他吗?

“好吧,明天见。”

“明天见。”张昭然说。

5
张昭然躺在床上研究这个奇怪的东西。无论怎么看它都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放大镜,除了丑了点旧了点之外没有任何的毛病。他坐起来对着镜子看它,他的眼睛一大一小,放大的瞳孔飘荡着张昭然疑惑的心绪。它可能是某个外星人来参观的时候丢下的东西,也可能是疯狂科学家买了一杯奶茶掏钱的时候落下的玩意,更可能它就是活的,是一只放大镜精。

于是张昭然尝试跟放大镜精进行心灵与心灵之间的交流,他对着它大声说话,同时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一张一合的嘴,傻逼得要命。张昭然理所当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结果,建国之前就没有成精过的放大镜,现在就更不可能有了。还不如把它吃掉,张昭然想。

他拿着它生生照了两个小时的镜子,又照了两个小时的桌椅床枕和房间各种角落,得出的结论是他应该来一次大扫除。张昭然把滑轮溜来溜去,很遗憾,滑轮并不能在房间调查中发挥任何作用,它就像一个可疑的可动装饰,尽管整体都很可疑。

张昭然回想起赵遊梓白天的举动,她真是一个狠心的人。张昭然笔筒里的美工刀对着他闪闪发光, 他不敢想象赵遊梓怎么会有那样的勇气——原来她是那个样子的,所以才能发现放大镜的秘密。如果他比她更有勇气的话,他早就会向她道歉,但是他没有。张昭然拿起美工刀,就一点点,就一点点。他对自己下手了。

在指尖沁开一滴红色的血珠,带着张昭然皱眉表情的倒影冒出越来越大的身躯。其实也没有那么痛,张昭然安慰自己。抽血前抹上酒精的那几秒才是最痛苦的,况且他已经抽上了。张昭然盯着那滴血,那里面真的有一个从未发现过的世界吗?也许都是他今天发烧了躺在床上做的一个梦,或者是赵遊梓给他施了催眠术。不对,张昭然的感觉是清醒的,微微的疼痛将他拉回现实。绝对是赵遊梓,她从前有一段时间沉迷研究各种玄学,所以他今天中招了才会对自己这样做。

张昭然做了一个深呼吸,他拿起放大镜靠到血珠附近。确确实实他看到了,就是一个迷你的宇宙,显得很深邃。和他看到的电视纪录片是一样的。

小小的,黑漆漆一片,好像特效片的奇妙入口。血珠很小,放大镜边沿还有背景显示,看起来非常十分不可思议。张昭然放大了内容,他看到许多细碎的光点,和今夜窗外天空的景致很像。是真的,张昭然终于冷静下来。现在宇宙的奥妙就掌握在他的手中,宇宙的奥妙是一把放大镜,也许这件事本身就是宇宙奥妙的一部分。

张昭然盯着它,感觉下一秒就会被这片迷你空间给吸进去。这是何其浪漫的一件事情,我们和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体的,相互依存,相互纠缠,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片璀璨的星空,犹如俄罗斯套娃层层重叠,也有着更小的生命体在仰望这片小小的宇宙。我们也被困在某个更大的躯壳里,也许有一天能够出去更广阔地探索。

对了,出去。张昭然反应过来,血液是会干涸的,那么这滴血中的宇宙——他看到了,正在消失,流经他指纹纹路稀薄的血液已经干了,剩下红黑色的印记。放大镜中并没有反映出那片位置的宇宙,只是单纯地放大。张昭然看着自己的手指,每一横沟壑都清清楚楚,像干涸的山谷。

是会消失的,他们身上的宇宙。存在于他们的血液之中,流淌过他们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是会消失的。

张昭然打了个寒颤。也许此时此刻他就依靠在某个人或者什么血液中的宇宙里而生存,如果也像赵遊梓和他一样——那么他们都会消失了。张昭然回想起刚刚的那滴血,还有赵遊梓手臂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痕,他们在无形中伤害了更多吗?张昭然想。

6
9点钟的时候张昭然准时见到了赵遊梓。尽管昨天他们并没有提起时间的事情,今天他们谁也没有提前到了。

张昭然辗转了一夜,他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赵遊梓。虽然关于放大镜的事情他想了很多,但他想说的事情不仅仅是放大镜。

“嗯?你想太多了。”赵遊梓咬着奶茶吸管。

“可是……”

“这个问题我有想过。这就是无法避免的。”赵遊梓接过放大镜。“你不如去读读书。”

张昭然无言以对。

“你觉得我们的生命时间长吗?对于大部分的生物来说,是很长的,但是对于中心公园里面那棵300多岁的树来说又是短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张昭然说,“但是这样不好,你是在故意制造破坏,要是有个万一的话——而且你也在伤害你自己。”

赵遊梓吸起一颗珍珠。“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呀。你看这个放大镜,虽然现在只有我们知道,但是它被发现的话,一定是最轰动的。”

“好吧。”张昭然说,“夏天要到了,你不想穿短袖的衣服吗?”

“可以不用的。”赵遊梓回答。

“可是我想见到你穿夏天校服的样子。”

张昭然看着赵遊梓咽下嘴里的奶茶,她的眼睛和珍珠一样睁得又圆又大。赵遊梓没有说话。张昭然才忽然反应过来,他突然很懊恼自己不经脑子的发言。

“我……”

“那你觉得放大镜要怎么办?”赵遊梓在他再次张口之前截住了他的话。

“我没想过,你可以把它珍藏起来。先不要对别人提起,也不要再观察了。被当成精神病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赵遊梓点点头。她蓬蓬的短发上下摇摆着。

“其实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说……”张昭然不知道如何开口,他压根没有组织过语言,从昨天晚上开始,他的脑子里有百分之九十的成分都是关于放大镜的事情,对于剩下的百分之十,他回避着不愿意去想。“我想要和你道歉。”

“道歉?为什么?没必要。”赵遊梓歪着脑袋注视张昭然,“我还以为是其他别的事情呢,我都做好准备了。”

“别的事情?”张昭然问。

“对呀,我看你一直都不怎么说得出口的样子。我以为……”

他们一起沉默了一会儿,张昭然以为赵遊梓会把话说完,实际上没有。这样的气氛很古怪,张昭然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那些班里传的流言其实……”

“什么流言?”赵遊梓再一次截断他的话。

张昭然有些无奈,他确信赵遊梓知道的,但是她不想听。

“好吧,抱歉。”张昭然说。

“我觉得还是把放大镜给你保管好了。这么神奇的东西我只想一次又一次看它。”

张昭然接过放大镜,他觉得有点烫手。

“我能穿夏天校服的时候都得等到冬天呢!”赵遊梓撸起袖子,上面的伤疤都在说他们没能那么快好起来。

“放屁。绝对等不到。”张昭然说。

7
张昭然回到班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关于他或者赵遊梓的话题了。在青春时期发生的一切里,时间总是过得飞快。随着主角的缺失,冬天的风顷刻之间被夏天消散。

在几个星期之后,赵遊梓回到了班里,又掀起了一阵小小的波浪。起初张昭然很担心,毕竟他终究还是没有对她说出口。直到有一天他在思想政治课本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好好上课,别老斜着眼睛乱看!zyz

张昭然觉得现在轮到自己当苹果了,还是红彤彤的那种。

张昭然把放大镜放在书包里,他相信这个东西可以给他的成绩进行开光,可惜似乎没能起到什么作用。他总不能在卷子里写上满满当当看起来和胡言乱语一样的话。

所以他在日记里写了:她捡到了一把满是秘密的放大镜,最后交给了他。

这个秘密关于世界的谜题,是个很大的秘密,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回复
【大家好,喜欢请为我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作者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19-8-2 18:57:56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刚黑,吴殇便出了门,前往正火爆的银海网吧,路上行人寥寥,凉风刚吹过,一阵淡淡的馨香传入鼻中。“吴殇,好久不见”一个清秀的女孩迎面走来,穿着蓝白运动服,一股青春气息扑面而来。“有什么事吗?”吴殇微微一笑,“我明天就要去出国读书了。你,考上哪所学校了吗?”女孩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考上了本省的一个不算很好的专科。”吴殇眼中浮现出落寞,他在高三已经尽力学习了,可他不是超人,他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学子,他付出了三年的青春,换来的,仅仅是一个不算差的专科。而眼前的少女由于家境优越,获得了极为优越的教学资源,即将出国留学。“明天我就要走了,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女孩嘟囔道。“祝你玩的开心。”吴殇的身影越发落寞。“你就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吗?”女孩再次询问,“没有了。吴殇转身,准备走回家。女孩看着他越走越远,泪水不经意间流淌在双颊。“我喜欢你。”吴殇脚步一滞。星空下,繁星闪烁,两颗流星划落。吴殇脸上划过泪痕,但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不能耽误了她的前程。“我会等你” 女孩高声道,吴殇快步离去。                                                                                 
   随着时间流逝,转眼间已经过了十年,女孩在外国一所有名的大学冲击博士学位,吴殇则在互联网的浪潮下声名鹊起,成为一个小有资产的中产阶级。                                                            
  命运的轨迹再次重叠,两人意外地在一家咖啡店遇见,“吴殇,好久不见”。时隔多年,两人再一次地谈及当年的事,吴殇笑着说当年我也喜欢你。两人默然,时间已经不等人了,两人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不能再像当年一样为自己而活。最后,他们像老朋友一样挥手告别。                                                                  
  在另一个时间,两颗流星划落,两个身影紧紧相拥。
回复
【大家好,喜欢请为我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PK文学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19-8-24 01:29 , Processed in 0.209322 second(s), 6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