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PK文学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7|回复: 6

悲伤凝结成霜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8

主题

31

帖子

1710

积分

一级鸽手

小可爱

Rank: 2

积分
1710
发表于 2019-7-28 23:43:52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微币
悲伤凝结成霜,落与心间,难解难忘。用最平静的语言,描绘出最悲伤的故事。文体不限,两千字以内。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8

主题

31

帖子

1710

积分

一级鸽手

小可爱

Rank: 2

积分
1710
 楼主| 发表于 2019-7-29 00:06:18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法挽留》(现代诗)
当烧红的夕云托起西斜的太阳
当地面的积水滴落天边聚成乌云
海水分成小溪流回高山凝成积雪
潮水涌回江流,残破的水泥拼成长堤
我能挽留住你

当梁上的燕子衔起筑巢的草叶送回森林
当海鸥快若闪电将嘴里的鱼儿放入大海
半空的水柱汇成细流流进鲸鱼的脊背
牙雕被贴补平整,安放回大象的嘴中
我能挽留住你

我从猫嘴里拿出鱼干封进罐头
我蜷缩成婴儿回你腹中听软糯的吴调
癌细胞从四肢百骸迁移回食道
医生掀起雪白的床单,你睁开双眼
我能挽留住你
收起回复
  • 大明 : 有韵味
    2019-8-1 18:02|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10

主题

42

帖子

2860

积分

二级鸽手

Rank: 3Rank: 3

积分
2860
发表于 2019-7-29 01:46:47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透明人
傍晚,林枫接到了王全的电话,王全定了这座城市最贵的饭店的包间,说要和林枫好好喝一宿。
王全经纪上并不宽裕,但除了问清地址,林枫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一进包间,坐在座位上沉默的王全就开始喝酒,林枫也和他一起喝,不过因为酒量问题,当王全醉了的时候,林枫依旧保持着基本的清醒。
“今天,我向她发了一条短信,想打邂逅却发成了喂狗,”王全开始大笑,但林枫却看见泪水从王全的眼角滴落。
林枫知道那个她是谁,那个她是王全追了三年的女生,而就在今晚,她终于和一个还没认识一个月的帅哥闪婚了。
“你看,连手机都嘲笑我。”王全没有看林枫,他盯着天花板,嘴角一直咧着,泪水从眼角滴到嘴角里。
“为什么总是这样,我以为我和她互相喜欢命中注定,可却还是像个陌生人一样发着晚安回着谢谢。”王全用袖口擦了一把眼角:“为什么我所有的感情,最后都他妈喂了狗。”
林枫沉默了,他突然觉得很难过,面对王全的质问,他什么也说不上来。
于是,这一夜,他两都醉了,醉倒在包厢里,不省人事。

第二天,当林枫从酒桌上爬起来的时候,发现王全早已离开,而侍者带给他一张便签。
“好兄弟,我先去上班了,有时间请你喝酒。”
看了看表,离着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林枫走出酒店,看着高升的太阳,既开心,又难过。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0

主题

39

帖子

5280

积分

三级鸽手

Rank: 4

积分
5280
发表于 2019-8-1 11:30:38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用余生弥补童年》
  幸运的人用童年来完美余生。

  不幸的人用余生来救赎童年。 ——题记

  一个自卑的人终生想要克服自己的自卑,摆脱穷根,这条路究竟有多难?

  “起床去上学!”

  “去小卖部买啤酒花生!”

  “关灯睡觉吧!”

  早中午爸爸只和我讲过这些话。我一出生,妈妈就因为思乡过度,精神失常,没法喂我母乳。姑姑曾经回忆那时候,我趴在地上喝奶粉的辛酸模样。
我不知道每一个人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最早可以记到几岁?

  我最早只记得在黄沙遍地的新疆,一家三口住在一个小屋子里,天气炎热,我想拿起玩具缠着爸爸陪我玩,但是玩具没拿稳,摔在了爸爸的肚皮上,我被爸爸打了屁股。
  这也并非卖惨,如实的叙述我的过往,是因为我已经可以承受,也可以面对我童年所有的阴暗面。

  明明我有爸爸妈妈,却活成了单亲家庭的女儿。

  爸爸关于我的学习,要求只有一个,每门考到满分。

  “家里没钱,你看看爸爸每天去工地里打拼多辛苦,你知不知道?”

  “女儿啊,你可别乱花钱!”

  ……

 爸爸的话,每一句都烙印在我的童年里,像枷锁一般束缚着我,性格懦弱迟钝的我,到了初二才发现,我内心有着深深的自卑。

  
        我承认,我有埋怨过我的爸妈,可是他们已经给了我,他们能给的,最好的。爸妈文化水平不高,付出一切只为了我考上大学,不要重蹈他们的覆辙,不要靠卖力气去挣辛苦钱,不要再被任何人瞧不起。
  我恐惧人多的地方,我总是想躲到角落里。

  我讲话像蚊子发声一样,任谁也觉得我很好欺负。

  我已经预感我这辈子,应该不会结婚了。除非我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我必须变成我喜欢的样子,不然我拿什么勇气站在他的面前!

  缺乏安全感,缺爱,浓浓的孤独刻在我的骨子里。

  明明卑微的尘埃里,却依旧直着身子,一副清高傲人模样,不敢轻易让旁人看到真实的自己。
余生,我倾尽所有,只为疗伤。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7

主题

144

帖子

8080

积分

四级鸽手

Rank: 6Rank: 6

积分
8080

我是元老

发表于 2019-7-31 17:30:22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狗尾草的夏

远处的高山
白云成朵  树木青葱
拘一捧狗尾草
那年的夏天

我还爱着夏天的你
你如山间风  溪中水
穿过高山淌过平原
从我心间穿淌过
念你
如风中飘摇的狗尾草
扶过打痒的青春


去追寻你
如风追着云八千里
从种子到满身青绿至荒芜

评分

参与人数 1微币 +13 收起 理由
拾忆 + 1 挺好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2

帖子

100

积分

新手作者

Rank: 1

积分
100
发表于 2019-8-4 20:43:26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逝去的夏日

夜跑时耳机里播放着Lana Del Rey的Summertime Sadness。Summertime没有什么sadness,至少我不觉得有,在经历无数夏日之后。那是晚上八点以后依然四处着火的夏日,白天要么阴沉要么下起瓢泼大雨的夏日,花朵奉献出唯一的灿烂之后枯萎的夏日,日光透过枝杈洒下的斑驳树影被风吹乱的夏日,经历过就再也回不去的夏日。那些夏日没有什么sadness,至少我不觉得有。

夏日充满快乐。那是冷饮或者西瓜的快乐,也是平均日光时长大于任何季节的快乐。下楼买东西看见一个小女孩提着补习班的袋子,出了商店就是剧烈的日光。我面对着相同的日光,远处铁塔间飘荡着山岚,有人递给我一支狗尾巴草。

它此刻有很多意义,在过去的时刻有更多的意义。日出前整个房间镀上深蓝色,东方建筑剪影的上面是成片的火烧云。我醒来的时候,家里无人,刚装修完的房间充斥着涂料的气味。月亮像巨大的路灯,悬在天空的角落里。

提着补习班袋子的女孩穿过日光,摘下一根狗尾巴草。夏至是夏日的高潮也是结束,好像一个人四十岁壮年的时候挨了一锤,伤痕一直带进棺材。但人生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一点一点安静下来。然后在夜里,望着远方高塔上呼吸的红光,数羊哄自己睡觉。

月光照在楼下木头长廊的楼梯上。在我一个人面对狂风暴雨的夜晚亦是如此。在这之前的上一次暴雨其实不大,我们挤在宿舍一楼,尽情挥霍着夏日阴雨的岁月。一个月之后就是另一个月,逝去的夏日飞快流走,记忆模糊,许多事情悄然改变,许多事情依旧如常。

在家待的日子无非寒假暑假。自我六年级离家求学,已有八年时光远离家乡。但这里变化不大。走在日落后空旷的街道上,许许多多回忆突然涌现在脑海里。仿佛下了诅咒,回来就要被回忆淹没,永远做往事的奴隶,被过去折磨着。

逝去的日子里,上学或者放学,冒着烈日提着补习班的袋子去补课,喝下一口透凉的冰红茶。陪我上学或放学的人,和我一起上补习班的人,看着我喝冰红茶的人,如烟般飘散在回忆里。也许在考驾照或者镇子里举办的宴席上还能看到其中的一两个,但大部分的人都分离如参商。他们的形象一直保持在回忆里,和回忆一起折磨你。

有什么东西能称为值得期待的呢?你期待着GLADOS的蛋糕,然后它只是个谎言。你期待着三年结束是无拘无束自由的夏日,可等待你的是落后,是孤独乏味,是你所不想看到的飞逝的时光。三年之后又是三年,世界的外衣脱掉一层又一层,你依然无法承认你看清了她的全貌,但你已不再抱有期待。觉得生活无非就像逝去的夏日,像枯萎的花朵,像无法复刻从前并慢慢倾斜的水平线,一点一点地走向死亡。

要有交通工具,要坐上大巴车,穿过清晨依旧黑暗的城市,只为了十几分钟的逗留,并跟着最后一批人离开坐大巴回去,手里捧着罐装咖啡或者豆浆。来的时候,起初要走很曲折的路,要穿过熙攘的人群,倒三班两班车,去吃一个闭门羹。后来一路直达,耳机里放着她听过的音乐。大巴驶过村镇和铁道,驶过楼群与车流——没有注意向前行驶的我们,依旧贪恋车窗外的景色。

车窗外是瓢泼大雨,于是面包车内的人各怀心事。车窗外是落日,铁塔和晚风,车内的女孩便沉沉睡去,三天之后又是三个月,又是所谓的故事的新开始,似乎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如此。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无数个逝去的夏日之中?好吧,就算有机会,重新见识站在舞台上的什么,灵魂也所剩无几。我可以一个人来,可以不迷路,可以有所收获,可以不后悔。但逝去的夏日不可以。

于是思绪又回到很多年前,我站在走廊的尽头,目光透过钴蓝色玻璃和生锈的铁架,追逐本来应该陪着我而现在匆匆离去的人。这些夏日如走马灯旋转。我只是想知道我是否后悔过,但我看到的尽是重蹈覆辙。没有人能体会那目光,平静而灼热,透露出一丝疲惫。

这个时候,外面的暑气开始消散。我看见日光透过枝杈洒下树影。微风吹起的时候,影子散乱。就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只有开始没有结局。所有的声音止息,所有的色彩褪去,只有逝去的夏日变得无比真实。那些夏日没有什么悲伤,只有复杂的快乐。我可以永远沉浸在那快乐中,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2

帖子

24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240
发表于 2019-8-9 14:07:14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的名字
  “你好,我是机器人女仆LRVRR,很高兴认识您,请你给我取一个名字吧。”这个开朗的女孩笑着说。

  “唉,又失败了。”吴浩然将手里的修理工具丢到一旁,颓废地坐到一旁。

  眼前这个银发女孩是个机器人,她,是吴浩然的家人。

  LRVRR忽闪着她美丽的大眼睛,疑惑地问:“主人,您碰到什么困难了吗?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少年虚弱地笑了笑,说:“谢谢你,没有,不过请你不要再叫我主人了,我们……算是朋友。”

  “朋友?”LRVRR更疑惑了,但接着又挂上了可爱的笑容,“您真是个善良的人,愿意和我这样的机器人做朋友。”

  吴浩然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心里五味陈杂。

  女孩又开口了,说:“不管怎么样,请您先给我取一个名字吧。”

  “呃……起什么呢?”吴浩然摸着他的刚刚长出的胡茬,想了想,说,“就叫乔安娜吧。”

  “它是什么意思呢?”刚刚得到新名字的女孩歪着脑袋问。

  吴浩然挠着脑袋说:“谁知道呢,一个洋名字,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汉娜撅着小嘴说:“你起名字真是随便。”

  吴浩然哈哈大笑,说:“下次,下次一定给你起一个有着美好寓意的名字。”

  艾琳愣了一下,问:“什么叫下次?”

  吴浩然伸手,抚摸着她的小脸,温柔说:“就是下一次的意思。”

  吴浩然从地上站起来,说:“走吧,我们该干活了。”

  莫妮卡说:“什么活,交给我就好了嘛,大叔。”

  “大叔?”吴浩然一愣,扭过脸去看那只剩下半块的镜子,里面映照出一张中年大叔的,满脸的胡子,两鬓竟也有了一个白发。

  吴浩然叹了一口气,说:“二十年了啊,时间过的真快。”

  “什么二十年了?”莫妮卡问。

  吴浩然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不管怎么说,我得帮您先刮一下胡子,您这样满脸胡子可不行,来,你坐下。”

  莫妮卡让吴浩然坐下,吴浩然有些不情愿地坐在了垫子上,不停地说:“哎呀,刮什么呀,我又不是去见客人。”

  “不行,”莫妮卡说,“保证主人的形象……”

  吴浩然举起一个手指,摇了摇说:“不要叫我主人,我说过,我们是朋友。”

  莫妮卡一愣,接着又笑着用力地点了点头:“嗯!”

  雪柔跪坐在吴浩然面前,竖起右手食指,指尖长出一把激光刀,小心翼翼地刮起吴浩然那已经开始花白的胡子。

  作为一个觉醒了感情的高科技机器人,雪柔刮的又快又好,很快就将吴浩然满脸的胡子刮的一干二净。

  雪柔起身拿过那已经碎的不成样子的镜子,放到吴浩然面前,问:“怎么样?”

  吴浩然调整着脸的角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道:“和十年前那次刮的一样好啊……”

  “您说什么?”雪柔问。

  “啊,没什么,说你刮的真好。”吴浩然伸出手,宠溺地摸着雪柔的脑袋说。

  “嘿嘿,谢谢您的夸奖。”雪柔笑的很开心。

  “走吧,”吴浩然又站起身来,说,“这次我们的该去干活了。”

  爱丽丝担心地看着吴浩然,问:“老人家,您真的没问题吗?”

  “老人家?”吴浩然又一愣,又看向那块镜子的方向,却发现那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打碎了一次,早已经被他扔掉了。

  他赶紧推门走了出去,找了个水盆,向里面望去,只见里面映照一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吴浩然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半天说不出话来,就那么愣愣地看了半天水盆。

  距那场可怕的,毁灭全人类的灾难过去已经五十年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天才少年,如今也已经是垂垂老矣了。

  “老人家?”爱丽丝跟了出来,担心地问到。

  “啊,啊……”吴浩然回过头来,笑着说:“放心吧,我可是老当益壮啊,什么活都能干的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真的没问题吗?”爱丽丝还是很担心。

  “没问题,没问题。”吴浩然满不在乎地说。

  爱丽丝笑了笑,说:“那我们该做什么呢。”

  “打猎,收庄稼。”吴浩然说,“我得吃饭。”

  “嗯,我们走吧。”爱丽丝点点头。

  从那个破败的小木屋出来,就是一片森林,吴浩然和LRVRR长年在这里打猎,虽然安妮不记得,但吴浩然很清楚安妮的本事和应该怎么打猎。

  安妮虽然是个私人机器人女仆,但身上还是装备了不少的高科技武器以备不测。

  他们轻松制服了一头梅花鹿,准确地说是安妮轻松制服了一头梅花鹿,吴浩然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刚跑几步就累得气喘吁吁。

  “老人家。”安妮笑了笑说,“我都说了让您休息,你偏不听。”

  吴浩然笑笑说:“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

  安妮笑着摇了摇头。

  “走,我扶着您回去。”

  “好好好。”吴浩然咳嗽了两声说。

  归蝶就这么小心扶着这个迟暮老人,在黄昏中踏上了归途,一路上吴浩然对归蝶说个不停,说以前在这片森林有一个精灵,她和他成为了朋友,两人一起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后来呢?后来她去哪里了?”归蝶问。

  吴浩然虚弱地笑了笑说:“谁知道,突然有一天她就不见了。”

  归蝶问:“她叫什么名字?”

  吴浩然说:“归蝶,在她走后,我根据她的样子制造了你,并且给你了这个名字。”

  归蝶开心地笑了,说:“原来的我的名字还是有寓意的嘛。”

  “呵呵呵呵……”吴浩然也跟着笑。

  ……

  夜幕降临,吴浩然给艾米下了最后一个休眠的命令,然后又开始彻夜工作起来。

  ……

  “你好,我是机器人女仆LRVRR,很高兴……我是,翎晓?”

  女孩想起了她的名字,一切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

  “浩然!”她大喊着他的名字,却发现一个老人躺在她的面前,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回复
【喜欢短篇文学的我们在此相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PK文学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19-10-19 08:25 , Processed in 0.274363 second(s), 10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