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PK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2|回复: 0

拯救猫咪计划[第一人称]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4

帖子

320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320
发表于 2019-7-30 12:44:49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
你听过主角光环吗?

哪怕此人平平无奇,其貌不扬,一旦被钦定为主角,必能身处枪林弹雨而毫发无损,坠入万丈深渊而死里逃生,被判斩立决定会有人劫法场,因车祸失忆终将想起曾经,虏获几乎所有异性的好感,坐享天下九成九的好运,读者抗议:这不科学!

不,这很科学。

一切逆天之举能如此顺理成章,少不了我们“主角光环维护局”的付出。

创作理应随心而为,不拘一格,多少作者因为读者的抗议而动摇本心,质疑所写情节太过异想天开而弃写甚至删稿,多少主角尚未走到结局就夭折甚至自尽。

此等危机下,主角光环维护局应运而生,全局不惜动用尖端前沿科技,使一切异想天开成为理所当然,只为主角安然活到结局。

我的代号叫扔猫女,先别急着把我标记为抛弃小动物的不良少女。虽说我扔了无数回猫,但都是同一只猫。

而且,那只猫迟早会乖乖扑进我怀里,偶尔玩野了,闻到我手里刚拆开包装被太阳烘热的小鱼干,也会迷途知返,回头是岸。

但这一次扔猫行动出了意外,它被坏人抱走了,我暗中记下那人的模样,一眼便知打不过他。

拯救猫咪计划,因此展开。


02
无巧不成书,所有雷同的情节,都被解释为致敬或怀旧,而我就在这些巧合的世界穿越奔波。

最烂熟于心的情节之一,是反派在深夜轻掩上门,悄悄商量诡计陷害主角。打光很暗,面容很阴。

此计功成,中计者轻则声名狼藉,重则性命不保。

主角或主角的帮手,“凑巧”经过,“凑巧”听墙角,还“凑巧”露馅,要么平时系得牢靠的玉佩掉地上玎玲一声脆响,要么转身踢到石块或易拉罐,一时粗心小命危在旦夕。

反派向来谨慎,开窗开门四处张望,不仅不见人影,还“凑巧”有只猫在眼皮底下路过或戏耍。

于是放宽了心,经典台词脱口而出:“原来是只猫。”

也许世人对这种烂俗桥段心生偏见,却很少有人发问:这只猫从哪儿冒出来的?

猫怕生,不会无缘无故在陌生人空旷的外院晃悠,这猫更像是自家养的,然而它的来历,似乎从未在任何一个镜头或伏笔中交代过,主人是谁无从知晓。

它来路不明,凭空出现,只因主线剧情尚未走完,因偷听而惨死不人道,急需主角光环救场。

这只猫出场时机如此刻意为之,但又必须出场,情节才得以延续。

这只及时出现的猫,是我扔出去的。

主角光环维护局的成员,要在故事圆满前阻止各种意外,保住主角小命。

我扔出去的猫叫幻形猫,药物强化和基因突变才培育出的变种,性别、大小、品种皆可变幻,是我这一年以来的工作搭档。

假如我穿越进民国或现代世界的普通人家,扔出去的搭档多半会变成狸花猫,作为便宜好养活的中华本土猫,被反派看见不至于出戏。

假如穿越进皇宫,搭档的身价会高几个档次,几乎都是异域进贡的奇珍异兽,万万扔不得狸花猫,“狸猫换太子”的把戏,宫里人还没腻。

我很少穿越进说外语故事,业绩评估时填写的书面原因是爱国,其实只是同声翻译设备没被修好。

本以为上班无非是“扔猫,捡回来”这种亘古不变的循环,想不到这次作者情节编排得独树一帜,她写的反派,竟是个猫控!


03
救猫前,需捋清事态经过。

那天半夜,我潜伏在月光照不到的藏匿点,窥视着侯府西厢一角。

府中总管的寝居还亮着灯火,屋主小声咕哝的内容听不真切,勉强听出杯壶交错声和哗哗水声,此人多半在借酒消愁。

门缝泄出一丝光亮,屋外有人请示了一句,进了屋。

烛影忽明忽暗,进屋的人说了些什么,引得总管醉醺醺地唾骂不止,还摔了酒杯,二人总算谈到正题。

我隔得太远,只截取到“长子”“寿礼”“掉包”“万万不可”“尚可”这些词,最后屋内传出瓷杯相碰声和大笑,有人要遭殃了。

即将受迫害的侯府嫡长子在此期间恰巧起夜,计谋得知了大半,转身离开时袖中的折扇掉落在地,惊出一脸冷汗,经典桥段再次上演。

是时候扔出幻形猫来救场了!

善于挑唆的反派开门一看,“凑巧”一只全白的狮子猫优雅路过,一蓝一黄的鸳鸯眼有些警惕。

他张口一句经典台词:“原来是只猫!”

反派腰间拔了一半的剑重回剑鞘,凌厉压抑的杀意散于无形,表情比小孩子吃到第一口雪花酥的反应还幼稚,那语气欢快又意外,在我听来比拔剑时更惊悚。

我的猫……内心有些崩溃。

作为习武之人,凭他的身手不费吹灰之力就追到了那只被小鱼干滋养得圆滚滚的猫,提起后颈皮放在了怀里。

他用连躲在暗处旁观的我都觉得肉麻的眼神与猫对视,月光柔化了他侵略感十足的五官,显得人畜无害,他宽大的手掌正轻抚着我家狮子猫的脸颊。

千万要顶住糖衣炮弹的攻势,别忘了自己的尖牙利爪!我内心为搭档助力。

它发出咕噜咕噜的享受声,用耳朵蹭了蹭反派的下巴,反派跟总管说了一句老爷告辞,抱着它渐渐走远。

搭档从头到尾都没反抗过,就那么轻易沦陷了,过去我买下各种口味的小鱼干才能让它回头的努力都成了笑话。

甚至连回头留恋一眼我这个老熟人都不肯,见色忘义,叛变得理所当然。

塑料花搭档情,也不过如此。

我在角落里颓废地拿出新上市的袋装小鱼干,落寞地撕开包装,伶仃一人,吃着独食。

我曾经也是一只猫,那时候还是局里唯一一只幻形猫,和搭档的真身长得一模一样。

现在的我寄宿在少女体内,如果没有那次意外,我可能一辈子都吃着独食,也不会被搭档背叛。

我只失败过那一次,在大火即将撕裂我的意识前,那个人的脸成了我此生不忘的烙印。

他是一个反派,毫无悲悯之心的反派。


04
一年前,我还是猫,穿越进说外语的西欧中世纪世界,夜色黑的深沉,而宫廷内灯火通明,不易藏身,我毛色变得通黑,藏在户外丝毫不起眼。

红衣主教和一位爵士在宫殿内把酒言欢,两人对身为主角的骑士隐忍了很久,前者记恨骑士伸张正义时的出言不逊,后者只想铲除情敌。

骑士不出意外在听墙角,听到自己的死法时吓到后退了一步,踩断了地上一根树枝。

红衣主教开始警觉。

身为主角光环维护局的成员,我必须替骑士挡下这次风险。

我跳到断成两截的树枝那儿,咬住树枝佯装玩得不亦乐乎,看到反派时扮作怯生生的萌物,他放下戒备后我就融进黑夜切入下一个世界。

一气呵成,堪称完美。

我错就错在不该为省事而变成黑猫,在当地黑猫是厄运之兆,大概在红衣主教眼里,我就像游荡世间的巫婆一样邪恶。

他不仅没有离开,反而一步一步逼近,眼神像看一个凌迟犯,还叫上一伙人将我的退路围得水泄不通。

虽然在主角光环维护局工作,但我更像是维持系统运转的一个零件,没有主角光环,我也会死。

红衣教主亲手把我扔进壁炉,熊熊火焰烧坏了我挂在脖子上的同声翻译设备,我听到皮毛在烈火下烧得噼里啪啦作响,热气熏得眼睛都睁不开,当痛到了极致,痛觉神经会失灵,脑子一片空白,肉体只剩麻木。

意识即将飘散前,入局时脑中植入的芯片启动应急程序,复制了我的思维和记忆,“我”被上传到局里的数据库,陷入沉睡。

这一切不至于太过糟糕,当初签署的劳动合同上早就考虑到这种突发事件,休眠仓中有着我的克隆体,能随时接收我的意识。

可我醒来的时候,身体明显被拉长了,我再也不能用利爪戳破袋装牛奶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少女的手。

这是一副匹配度仅为百分之七的人类身体。


05
幻形猫的克隆体在我苏醒前就被唤醒了,局里的风险管控人员在DNA遗传库里激活了新的幻形猫意识。

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群人在属于我的新身体里注入新生命,新生儿甚至来不及培训,脑中的芯片复制了我的从业经验后,就懵懵懂懂执行任务去了。

我昏迷了整整两个小时,据说四十分钟内因为没有猫去救场,主角花式惨死,崩坏了60个世界。

所以来不及等我醒来,他们就启动了应急预案去止损,而每一个克隆体的成本很高,短期内无法再给我定制身体,我只能凑合用。

这具新身体也是一个克隆体,原主人在枪林弹雨中维护主角光环,在那么高密度的子弹射击下,普通人走一步多一堆血窟窿,所以她暗中为主角加持防护盾,避免装酷不成提前挂掉。

当她亲眼见到“我”这个孪生姐妹,还看到我适应期四肢着地走路,舔着牛奶快活无比,扶额苦笑,向上级申请假期整容。

同事对害我惨死的那本书很上心,说写红衣主教当反派的作者停更了,在最后一章抱怨数据太低迷,没人理会后更文不再是爱好而成为痛苦。

她还不忘贴心补充,读者看不惯红衣主教,弑杀如命还虐猫,掉粉很快。

往事不堪回首,反派太过凶残。

当前要救出搭档,我必须要熟读反派所在的古代侯府故事,他的弱点和软肋或许在那个世界里深藏不漏,但原著上写得明明白白。

出乎意料的是,作者竟然写过红衣主教!


06
怪不得猫控反派一举一动都令人惊悚,他身上残存着红衣主教的影子,就连右手手背纹着与剑鞘相同的纹路这种习惯都在重叠。

我一页页细读着。

作者似乎对前作痛定思痛,前作西欧历史冷门,就换热门古代架空,反派虐猫掉粉凶猛,如今当高口碑兽医,前世杀人不分青红皂白,今生就惩恶扬善半路黑化。

第一本书的反派性格一无是处,第二本书反派唯一的缺点就是和主角较真。

但眼光如此老辣的我怎会不知,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红衣教主2.0,拔剑时眼神和剑光一样冷,神态像极了扔我进壁炉的红衣教主。

只是这种探得猎物的得意,藏得更深了。

不怕坏人锋芒毕露,就怕坏人韬光养晦,他那层伪善骗不了被送进火坑的我。

搭档多和他待上一刻,就越可能成为他剑下的亡魂,尤其它还用着我的克隆体。  


07
红衣教主2.0名字叫柳正齐,随母姓,能想起他的人都记得他母亲是个歌姬,但总会忘记他父亲是个侯爷。

柳正齐为侯府总管做事,精武术,身负长剑常行侠义之事,聚了些威望。通兽语,开了兽医馆,都城只此一家。

要府里人喊上一声少爷,这些远远不够。

我从书中整理出他的作息表,此刻兽医馆打烊,他即将回侯府。我乔装成府内丫鬟,拿着鸡毛掸子和扫帚迈入他的房间,搭档和我失联两天,尚未变成剑下冤魂。

没有我,它过得更好了。

柳正齐为它挪出一块地,猫窝猫粮、猫爬架猫砂应有具有,像是入住了大豪宅,它在豪宅里睡大觉。

而我睡的休眠仓充斥着浸泡液的怪味,想想很不是滋味。  

我强忍妒火,粗暴的提起熟睡的搭档动身离开,猫的尾巴上缠着几根线,它肯定又玩过线团。

这一提又能掂量出它肥了一小圈,猫尾被线勒得更紧了,丝线绷得笔直,牵动了另一端的铃铛。
  
此刻我感受不到“笑如银铃”的任何美感,暗道不好,手中防身的光刃一开,如果惊动到府中其他人,杀人灭口也未尝不可。

就是目前不太能操纵这种武器,随意一挥,猫窝被误划了一道口子,能闻到一股子焦味。

况且真的要为自己的疏忽而杀人吗?招来的人万一是反派又该如何?用光刃侥幸除掉反派?提前挂掉的反派那部分主线剧情会全部灰掉,故事因此而崩坏,整个世界将葬送在我手里。

我承担不起。

只能撤回武器,逃为上策。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门口透进来的光源,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房门。

动静闹得那么大依然吵不醒搭档,柳正齐莫非在搭档身上动了手脚?

我想起丫鬟这一层身份,磕头谢罪:

“奴婢打扫屋子时不慎让白猫沾了些灰尘,猫爱干净,想带它到庭院里吹吹风,未曾禀报,求管事恕罪!”

说完还很敬业地把猫递到他手中,示意绝非窃贼。

柳正齐站在背光处,看不出表情,声音有些不悦:

“你新来的?灰尘迷了眼还是糊了脑,朝着一个采办管事,行跪主子的大礼?”

这套说辞明显搞不定他,我攥紧着衣角,想在作者的书评区敲出百字差评,这种细节偷懒用“朝着某某行了行礼”几个字糊弄过去,害得我跪在小黑屋苦苦受罪。

“奴婢一时糊涂,请管事见谅。”还计较我就用光刃砍你!

他接过我手中的白狮猫,冷笑道:“猫儿喜欢往暖和的地方钻,你倒好,要带着它吹门外的冷风。”

“谎话都编不圆,你的主子听到了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呢?”

我哑口无言,急中生智的都是主角,我这种连名字没被介绍的边缘人只会智商掉线。

他似乎并不打算治罪,边撸猫边打量着我:

“能进我们府邸的丫鬟,少说也是百里挑一,至于你……是关系户吗?”

难得他给我台阶下,我点点头。

他却摇了摇头,眼里尽是失望。

“你又说错了,侯府挑选下人,一直由我亲自把关,还人情的是有几个,恰恰没有你。”语气像要活剐了我。

我只能窝囊地磕头赔罪,汗如雨下,我已经被红衣主教杀死过一回,这2.0版本也要对我下杀手吗?

世界崩坏也认了,他只要再靠近一步,就别怪光刃无眼。

我抬头正想向他宣战,只见他身形一晃,险些撞在方桌上,勉强空出一只手扶着木椅,额头上青筋暴起,眼里涨满血丝。

血丝散去后,他的冷笑和嘲讽完全消失,脸上多出了从医人员的温善,我竟然从他的眼中读出了悲悯,他无奈地说:

“你这身手不像杀手,智商不像间谍,长相也达不到色诱的地步。笨手笨脚,笨头笨脑,我也算是平生罕见,不想让我报官,就自行离开吧。”

就那么草率且轻易的饶了我,甚至不愿过问我有何企图,一切当没发生过一样,这给我一种错觉,仿佛刚才那个套我话的是另一个人。

我全程怂到了极点,自尊跌到谷底,在逃离至庭院门口时,放了句狠话:“你等着瞧!”

他站在房门口,不予理会,只是让怀中的白猫闻刚打开的鼻烟壶,还帮它解开尾巴上缠着的细线。

幸亏搭档没看到我如何丢主角光环维护局的脸,它醒来后嗅觉像失灵了一样,闻不出附近有我的气息,唯一的动作是在反派怀中翻身,露出毛茸茸软白白的肚子,用我的克隆体向他撒娇。

厚颜无耻,两个都是!


08
我想不通。

柳正齐和我对峙时眼睛刹那间变得血红,像犯了什么病,模样癫狂。

他有什么隐疾吗?

我又翻了一遍原著,提到他的段落用红笔一一圈出,力图找到作者的暗示和伏笔。

一所无获。

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解释是这个架空世界的未来发展仅仅存在于作者的构思中,而这些情节尚未公开,我查询不到。

第二种是柳正齐本人并不完全符合书中形象,一些细微之处有差别,对全书的影响微乎其微。

猜想也仅限于此,曾经被反派害得命都没了,我很难再生出好奇心,当务之急救猫要紧。

我这两天打探敌情,柳正齐有些不同寻常。

或者说,他太符合原著那种医者仁心形象了,和我心中的红衣主教2.0所差甚远。

他日出去兽医馆拯救生灵,日落回侯府和猫腻在一起,不仅放弃跟主角作对,甚至还诚心实意帮过主角几次小忙,诠释了什么叫玩物丧志,迷失信仰。

他们的二人世界机关重重,我不能擅闯,只好引蛇出洞。

上次在启动防身光刃时,划坏了猫窝,柳正齐爱猫心切,一定会逛东巷的花鸟鱼市场,换个新的。

回想起搭档睡的奢华级品质猫窝,反派出手很阔绰,我挑了一个好摊位,在五米之内藏好,就属此处猫窝卖的最贵。

敌人如期而至。

他和摊主交谈甚欢,递过钱袋交易即将达成,时机到了。

我从推车底下钻出来,冲出去用光刃划破了摊主所有关猫的笼子,几十只猫上窜下跳逃了出来。

我又将两大捧猫粮撒在柳正齐的四周,这次小鱼干集齐了所有的口味,几乎不会被嫌弃,所有猫像一支军队向他扑过去。

他越爱猫,越舍不得伤害它们,一时就越难脱身。

出这种岔子,场面乱了大家的生意都不会好做,其他商贩愣了几秒自觉地跟着摊主一起抓猫,一群人围住了柳正齐,他的武术想必难以施展。

我的搭档也从他怀里跳下来跟着抢鱼干了,正好趁乱抱走它赶紧跑。

一切天衣无缝,我抱着白狮猫想找个空旷无人的地方切换世界,站在原地的他竟然从袖中掏出二两银子,透过人群的缝隙点住了我的穴道,身体瞬间动弹不得。

一招致胜, 可惜受害者是我。

我僵直地立在十米开外,猫咪把猫粮吃干抹净后,也基本被商贩们牵制住了,摊主望着一堆几乎无法修复的笼子有些怅然,柳正齐阴沉着脸走向我,摊开了手掌。

这种类似勒索保护费的招数用错了地方。

“我穷苦人家,身上什么也没有。”这大实话说得悲凉无比,同时也理直气壮。

“哦?”他拔下我发髻上的金簪,架在我脖子上:“怎么赔?逃是逃不掉的。”

那只金簪是我在其他世界里捡到的,第一次戴,臭美不成反被威胁,这就是气运。

“你不解开穴道, 我怎么赔?”我没好气。

他抱走我怀里的白猫,我只觉血气一通,手指脖子都能动了。

我极不情愿地掏出了珍藏的业绩新人奖勋章,纯金锻造。

他摇摇头,不够。

我的心在滴血,又把幻形猫交给我保管的勋章递给他。

摊主接过柳正齐转交的这两枚金块,老泪纵横,连声道谢。

他似乎注意到这猫在我的怀中毫无反抗的迹象,问了一句:

“你养的猫?”

“这猫和我形影相随, 它自己能养活自己。”要真是我养的猫,就不会惹出这些事端,不听话还能稍加惩戒。

他抓到了重点:“所以你不算猫主人。”

我被这一句话点醒了,我连猫主人都算不上,救它也不是义务,按照幻形猫的成长速度,它也成年了,而我一直把它当成一个离不开我的弱者,忘记了它的尖牙利爪一直都在。

我蹲下对幻形猫说:“我们是同僚,没有谁高谁一等。”

搭档一言不发,舔着爪子,无动于衷。

柳正齐慢悠悠地说:“话虽如此,但它没有打算跟你走,只要它想,现在能从我怀中跳下去,围着你的脚打转。“

我又被说的哑口无言。当着一个外人的面,我才意识到自己和幻形猫的隔阂有多深。自以为救搭档于水火之中,现实却是它寻着了好玩伴,自以下跪交罚金牺牲不少,到头来只是一个人瞎浪漫。

没有我,它也能做出选择,担得起后果,哪怕用着我的身体,也不该是一个附庸。反派变化无常,也没殃及到它,它一直挺有本事的。

我使出杀手铜,说出事实:“七天内不回去复命,你就彻底属于这个世界了。”

所有主角光环维护局的成员都没有主角光环,一旦对创作者的世界产生依恋,就会被世界同化,脑中芯片会格式化所有工作记忆,没有克隆体,只能活一次。

它喵了一声,柳正齐主动翻译:“它说执行任务越来越没意思了。”

柳正齐出身不够光彩,名望难以与主角相抗,为了让他短期内威望大震,只好借助懂兽语这一天赋行医积累口碑。

作者甚至在“作者有话说”中剧透反派会成为王朝最强的驭兽师,与主角针锋对决,所以他能翻译猫语,我习以为常。

宁愿放弃重生也不愿和我回去?我放下重话:“你可千万别学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柳正齐似乎听出了画外音:“你觉得我是坏人?你私闯民宅、毁人财物,我也没抓你去报官,一切私下议和,这也算坏人?”

我说:“说的倒是轻松,你难道不想除掉侯府的嫡长子吗?"

“无凭无据,休得胡说!”他怒了。

“我大前天听到了你和总管密谋的计划,需要当着众人的面把每一步行动念出来吗?”我想起了他的软肋。

那只金簪架在了白狮猫的脖子上,他的伪善装不住了,眼里甚至还带着血丝,气质犹如红衣主教附体。

“只要没人逼我,我不会除掉任何人,包括你说的侯府嫡长子。你一个人佐证不了什么,众人只会当你胡言乱语。 "

“谁逼你了?你生来就是如此。”

我用话激他,搭档已经被吓得炸毛了,最好让敌

意只朝着我,我拯救了那么多世界,哪怕这个世界因反派早逝而崩坏,也要救出搭档。

“生来如此?生来就因出身低人一等而受尽冷眼?生来就要接受一个无才无德的嫡长子享尽天下气运,如众星捧.....”

话正说到关键,他却出了状况,额头青筋直跳,连带着架住金簪的手也在颤抖,又像是那天隐疾发作的状态。

柳正齐为了压下隐疾似乎费了不少力气,整个人也显得疲惫乏力,他松开了搭档,垂下双手,金簪随之掉落。

我从未见过如此泄气的反派。

他说:“我平生之志只是开好一个兽医馆,行医济世,与世无争,可有时总会生出一股莫名的恨意,像一具提线木偶,被人操控着,挥剑挑衅,口出恶言,一切都不由自主。

“医者救死扶伤,我并不想因一时冲动而加害于人,或许确实没人逼我,只是像被什么附身一样,时常能感受到那种意识上的断层与割裂,和这只猫共处时,恨意才消解一点。”

“你说,一个坏人,生来就该如此吗?”

我无法解释他的困局,只是隐约觉得,操控他的,似乎是杀过我的红衣主教,而他的意识在抗拒那种暴戾冲动。

“对不起,我话说重了。”我干巴巴地道歉。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捡起金簪还给了我,挥手后渐渐远去,离开时只留下一句话:

“谁又该天生如此呢?宿命谁又说得准呢?”

世界开始凝固,所有的人定在了原处,天地万物颜色变灰,时间已然静止,这个古代架空故事,崩坏了:

他不想当反派了,情节因此停滞,只因他抱回了一只猫,还遇见了我。


09尾声
作者又写毁了一本书,她用尾章反思了不足,因为急功近利心浮气躁,故事虽然写得热闹苏爽,人物却塑造得苍白混乱。

尤其是反派,人物原型参考了前作中的红衣主教,骨子里有种破坏的冲动, 但为了讨好读者,

又糅合了市面上好评如潮的主角性格,两种性格无法共存,导致人设崩坏,写不下去。

她做出承诺,这个故事将会重启,静候王者归来。

我也放慢了工作步伐,任务完成后,不再心急地切入下一个世界。

反派永远是新面孔,或许搭档并没有觉得任务有多无聊,只是我像机械一样将它抛出捡回,唯一的交情仅仅靠小鱼干维系,让它感到索然无味。

扔完猫,捡回来,停留片刻,唠唠嗑,看看云,陪搭档晒晒太阳,一个世界诞生不易,总能悟出一些美好来。

我又穿越进作者重启的那个古代架空世界了,这
一次因为听墙角而露馅的,是两个人。

主角和柳正齐,同时拥有主角光环。

不过我读不懂柳正齐的眼神了,很清亮,立场却不可捉摸。

或许他不再是红衣主教2.0,而是3.0,没有2.0分裂,也没有2.0那么困惑。

我见过太多太多的提现玩偶,这些玩偶连生命力都未被注入,性格被随意拼凑,思想全是一堆指令,念着既定的台词,上演着他们永远也不会生疑的爱恨情仇。

他是失控的一个。

那么我呢?

自然是一如既往地效忠于主角光环维护局,这种与生俱来的荣誉感和归属感,怎么会是作者敲出的指令呢?

我想起了他曾说过的那句话:“谁又该天生如此呢?宿命谁又说得准呢?’

脑中一阵剧痛,芯片看来短路了。

可这一刻,我并不想它被取出修好。

那种全身麻痹,毫无意识的手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完)

b8104e0832fb6a610a186494b136ba3b.png
回复
【大家好,喜欢请为我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PK文学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19-8-24 01:26 , Processed in 0.191556 second(s), 5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