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PK文学社-致力于让短篇文学也能赚稿费(o^^o)♪-请复制到app点左上角打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87|回复: 0

盲小姐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8

帖子

1167

积分

一级鸽手

Rank: 2

积分
1167
发表于 2019-12-22 11:56:59 官方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小阳河有着位女子,她住在小阳河旁边的一个庄子里。她每天早上会早早的起床,穿戴整齐,然后由丫鬟掺着来到小阳河边眺望着远方。小阳河,说大不大,说远也不远,反正从这头是看不到对岸的,只能看到来来往往的船只,在小阳河上不断穿梭。
         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偏偏这位容貌年轻美丽的姑娘,却有着满头的白发。而她那日日眺望着对岸的眼睛,也是空洞无光的。的确,她是一位盲小姐。
         杨杰是举国闻名的画师,哪怕是在京都也享有着极高的声誉,自那日他在京都听到了好友谈论小阳河的秀丽美景,便偷偷背着家里人来到了小阳河。开始他确实被小阳河的美景迷住了,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看见了这位盲小姐。那时刚好一阵风过,卷起她满头的白发,露出了了清丽的容颜,蝴蝶们似乎很喜欢她,一直围着她,扑棱着翅膀飞来飞去,倒把她衬得如同一个仙子一般。一刹那,杨杰觉得小阳河的风光也不秀丽了,眼前的一切美景都比不上她的一缕白发。杨杰本想上前打一番招呼,但又怕惊扰了佳人,只好远远的看着。
         第二日,杨杰又来了,他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碰上昨天的那位小姐。显然他还没有听说过盲小姐的故事,也不知道她日日都会来到小阳河畔的事,当他再看到那满头青丝时,还傻傻的以为是上天眷顾他,给他的缘分。
        于是,这一次他终于鼓起了勇气,想去跟小姐打一声招呼,可是当他的船来到小姐的面前时,小姐的眼睛仍然眺望着远方,似乎并没有看到他的到来,让他觉得有些尴尬,他只好走下船来礼貌地施了礼说到:“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小生姓杨,单名一个杰字,京城人士,是一个画师!唐突了姑娘,还望姑娘见谅。只是看姑娘静坐于此,实在是一番美景,一时按耐不住,才将船驶来此处,还望姑娘见谅。”
        “啊?哦,无妨无妨,公子不必挂怀。”盲小姐慌乱地站起来,一番手忙脚乱才确定了声音的来源,连忙施礼。
        直到这时,杨杰才发现眼前的这位姑娘原来是一位盲人,一时有些语塞,心中暗道了一声可惜,小小的叹了一口气。
        盲小姐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耳力却是极好的,杨杰的叹气声自然没有逃过她的耳朵,她莞尔一笑,才施施然道:“公子不必介怀,我虽然眼睛看不到了,心却比以前任何时候都透亮了,这里的一景一物,我皆是用心去感受,反而觉得比以前用眼睛看到的美得多。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想不到姑娘的心胸如此开阔,倒是在下唐突了。还望姑娘见谅。”
       “公子言重了,这村子里的人见了我都如同见了鬼一般,这夸我美的还只有公子你,我又怎么会生气呢?”盲小姐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杨杰张口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一声清脆的喊叫声打断了。
       “小姐,老爷叫我来,叫您回去用膳了。”丫鬟翠儿虽看到杨杰有些奇怪,但也没有过多的表现。
“如此,小女子便告辞了。杨公子也早些回去吧,一会儿天黑了,路不好走。”说罢,便转身由丫鬟掺着回去了。
        “姑……”杨杰张了张口,下意识地想要问盲小姐的姓名。但想到自己这样实在唐突,对盲小姐的名声也不好,才呐呐地住了嘴。幸好盲小姐已经走远了,没有听到杨杰的声音,杨杰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便转身上了船往回驶去。心里却期待着明天还能见到盲小姐,心想着到时一定要问问她的姓名。
        “父亲,我回来了。”回到家里盲小姐在丫鬟的指引下,向一个中年男子施了礼。
“快吃饭吧!”中年男子看了看盲小姐,开口道。
两人双双入座,无声的吃着饭,吃完饭后,中年男子叫丫鬟们撤了菜,叹息一声,同盲小姐商量起来:“明日你就不要再去小阳河畔了吧,省得村里人整天的说三道四。”
        “父亲,恕女儿不能答应你。”盲小姐的态度十分强硬。
        “你……唉,那小子一走就是七年,一次也没有回来过,我听人说他考取了状元,在京都里娶了大官的女儿,他不会再回来了,你又何必如此呢?”一想到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中年男子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的痛。
        “父亲,那人也只是说听说,他并未亲眼看到。又怎么确定子砚哥真的已经娶妻了呢?我答应过他的,会在小阳河畔等他,一直到他回来!”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啊!我赵家的女儿想要嫁一个什么样的夫君嫁不了?你何必把你的一颗心都放在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身上?”赵员外气急。
        “父亲,请你不要这样说子砚哥!难道你还想像当年一样逼我吗?一定要我去死,你才满意吗?”盲小姐用无神的双目死死地盯着赵员外。
一看到她这双眼睛以及那满头的白发,赵园外就妥协了,“唉,既然你想去,那就随你吧!有时间回去看看你娘吧,她很想你。”
        “不必了,娘那边有父亲照顾就够了。希望父亲以后不要再讲此类话了,我困了,我先回去休息了!”说罢,便让翠儿带她进了屋。
        “唉!”赵员外无奈的叹息一声,但他知道这件事,他没有办法强求盲小姐。
翠儿伺候盲小姐睡下之后,来到厅里,站在了赵员外的面前:“老爷!”
       “小姐近日可有什么异常?”赵员外问道。
       “回禀老爷,没什么异常,只是今日小姐遇到了一位公子。”
       “哦?一位公子?可知来历?可有什么问题?”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那公子样貌倒是绝佳,听着口音,估摸着是京都来的。”
       “京都?”因着那白眼狼的事,现在赵员外一听到京都两个字就头大,“也罢,你先不要惊扰他们二人,我会让人去调查,若那位公子没有问题,让他与璇儿做个朋友也好,有一个朋友陪她说说话,也免得她整日什么都闷在心里,憋出了毛病。这些日子你时时刻刻注意着小姐的安全就行了。”
        “是,老爷。”
        交代完一切之后,赵园外离开了庄子,回了家。也是他们这些做父母的亏待了女儿,要不他的璇儿也不会不回家,非要一个人搬到庄子里来住。
接下来的几天,杨杰日日都会来这里“偶遇”盲小姐,而赵员外在调查了杨杰的身份之后,知道他是京城的世家公子,并且还是有名的画师,之后便也没有阻止女儿与其交往。并且还亲自上门去找过一次杨杰。杨杰也是在那一次赵员外上门中了解到了盲小姐的故事,不禁地对她生出一种心疼。刚听到赵员外说出那个盲小姐心心念念的男子的名字之后,他气的摔了杯子。那个男子正是向他介绍了小阳河美景的好友,同时也是和自家妹妹订了婚的未来妹夫,此等渣滓也想进他们杨家的门?想到妹妹下个月就要成亲了,杨杰连夜修书一封让自己的侍卫快马加鞭赶回了京都,亲手将信交给了老爷子。
再说盲小姐的故事,是要从八年前说起的。八年前盲小姐还没有盲,那钗下的还是满头青丝。说起来盲小姐也是一个调皮的。八年前的中秋节,她女扮男装跑出去玩,看到有人猜灯谜就上前去凑热闹,赵员外也是专门在家请了先生,教她读书写字的,真要算起来,盲小姐还是一个小才女呢,于是她一路过关斩将,猜出了好些的灯谜,直到一个男子的出现让她晃了神,那人便是王子砚,他一身白衣,风度翩翩,轻而易举的就解了盲小姐谜语。盲小姐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这一眼,便让盲小姐落荒而逃。也是那一晚王子砚博了一个才子之名,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盲小姐自然也知道了他的名字,也知道了他的家境不是很好,于是盲小姐便偷偷地接济他,起初他还不接受,盲小姐苦口婆心的劝了他很多次,他才勉强接受了,并且许诺将来若是高中有了钱一定还她,盲小姐笑而不语,并未答应。(如今想来,这二人的相遇,只怕是从一开始就是有意的安排吧!)
        后来王子砚的家不知道是何原因竟然失火了,正好那日盲小姐又是女扮男装跑出去找他,便赶上了,她想也没想就冲进去救人,后来人倒是救出来了,盲小姐的眼睛却让窜起来的火苗灼瞎了。从此,目不能视。她们二人的事也就传开了,赵员外本是看不起王子砚家境的,可是自从盲小姐出事以后,那些上门来提过亲的人也不来了。没人愿意娶一个瞎小姐,更别说还是为了救自己的情夫瞎的。若不是盲小姐因为这事儿瞎了眼,也是可怜得很,镇子上的人只怕是要让她侵猪笼了。赵员外实在是没了法子,再加上王子砚多番保证会对盲小姐好,赵员外便开始资助王子砚读书,为了王子砚的仕途,赵员外几乎没了一半的家财。王子砚进京赶考时对盲小姐说等他回来就娶她,希望自己回来时盲小姐能在小阳河等他。
        可盲小姐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年,这三年盲小姐每天都回去小阳河畔,一开始大家还要问盲小姐,后来日子久了,习惯了,索性不问了,只是背后指指点点,偷偷议论,这王子砚只怕是考上了功名,娶了管家小姐,不会回来了。还别说,这事儿还真让他们猜对了,有一日有一个人从京都回来,便告诉了大家王子砚要娶一个大官家的女儿了,后来这事儿便传开了。赵员外专门让下人去请了那人来家里,清楚的问了一遍,才知道王子砚考上了状元,被一个大官选中了,要招他做上门女婿的,本来还听说他是不答应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答应了,只是那个大官说要让王子砚先锻炼几年,于是只是给二人定了亲,等到王子砚做到五品官员时,就让他二人成亲。而盲小姐早就从码头听到了消息,当场便晕了过去,这一晕便是整整一天。第二天,在她的逼问下,赵员外没办法就告诉了她实情,可她不信,她说那人又没有亲眼瞧见。
        后来赵夫人怕盲小姐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名声没了,还会连累家里,便开始给她物色起了合适的人家。可人家大多都因为知道底细不愿意,只有一家,那家人的孩子脑子有些问题,所以也没那么多的讲究,倒是赵员外知道了这件事大发雷霆,而盲小姐直接不同意。赵夫人见父女二人都不理解自己的苦心,最后竟然狠下心来,使了下贱的法子给盲小姐下了药,想要生米煮成熟饭,可是谁知道盲小姐宁死不从,自己逃了,最后因为看不见失足掉进了小阳河,虽然大家都佩服盲小姐的骨气。但还是有一些风言风语传出,这件事后盲小姐的名声和清白算是全毁了,盲小姐哭了一夜,本来还有可能治好的眼睛彻底瞎了,满头青丝也一夜成了白发。后来在盲小姐的强烈要求下,赵员外也因为心中愧疚让她搬出来赵府,在小阳河畔给她买了一座庄子,派了几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其实是怕她想不开。一开始盲小姐还没事儿。
       可有一天赵夫人又来了,本来下人们是不让她进的,可是她又哭又闹,又说了些什么对不起盲小姐,不配做母亲,如今也不求盲小姐原谅,只是想看看自家女儿,下人们想着小姐的样子,赵夫人毕竟是她的亲娘,便让她进去了,谁曾想她一见到盲小姐就让她赶紧嫁给那个傻子得了,如今名声也没有了,还让家里跟着丢人,家里的名声都被她毁了。盲小姐生气的砸了手里的杯子,赵夫人赶紧站起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让她再好好想想。
        要知道赵夫人从盲小姐瞎了眼睛就觉得这个女儿不能给自己钓金龟婿了,便不怎么管她了,后来知道王子砚抛弃了盲小姐,更觉得是一笔赔本买卖,在她眼里只有儿子才是她生的,女儿什么也不是,真要有点用处,那就是她用来帮助儿子攀附权贵的工具。本来以为盲小姐都没什么用处了,结果那家人给了她不少银子,说是想娶盲小姐,知道赵员外那里行不通,所以让她帮帮忙。如今自己收了人家的银子,事儿也做了,这盲小姐不嫁,就得把银子退回去,她怎么可能愿意。
       结果她刚走到门口就遇见了收到口信赶来的赵员外,赵员外十分生气,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让下人送她回去,又去宽慰了一下盲小姐,看到盲小姐那满头白发,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这可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啊。一想到这儿,把赵夫人刮了的心他都有了,越想越生气,再加上知道女儿不想看到他,便回家去了,他一定要休了这个毒妇,自己的女儿都下的了手。
       可一回到家,就看到了跟着赵夫人一起跪在地上的两个儿子,想想他们二人几十年的夫妻情分,最后只是将赵夫人禁足。赵员外走后赵夫人贼心不死又同两个儿子商量,可是两个儿子也是疼妹妹的,听到赵夫人的话,大儿子立马吼道:“娘,那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今天要不是因为你是我们的娘,我和二弟都不可能来给你求亲!”
        “你说的好听,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兄弟好,将来我跟你爹没了,她就得靠着你们,还要连累你们的名声!”赵夫人觉得这两个儿子太蠢了,一点不理解自己的用心良苦。
       “我们赵家不缺小妹那口吃的,我们兄弟两个还养的起小妹!她若是不想嫁人,一辈子待在家里,我们做哥哥的也会宠着她!”二儿子也站起来一甩衣袖走了。
       “娘,你还是好好的反省吧!小妹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大儿子再次警告一番赵夫人以后,起身离去。他们的小妹怎么能嫁给一个傻子!要不是爹爹拦着,他们兄弟二人早就去京都收拾那个白眼狼了!
       赵府的人还不知道,盲小姐在听了赵夫人一番话后觉得无颜活在世上,再次去跳了小阳河,幸好丫鬟翠儿发现的及时,从此赵家父子更不理赵夫人了。
        一晃四年过去了,如今赵员外也从杨杰口中知道了今年王子砚在他家老爷子的提携下做了五品大官,下个月就要同杨家小姐成亲了。不过如今杨杰知道了此事,只怕王子砚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找自己的璇儿,总之他一定会阻止的这一切发生的。
        就这样杨杰一直找盲小姐谈心,说些京都的风土人情,也有意无意的透露了王子砚的情况,每次盲小姐都面无表情的听完,没有多说什么。其实她的心里早就明白这一切了,只是自己接受不了,放不下罢了,如今从杨杰这里听到实情,她也算彻底死了心。
       “谢谢你,杨公子,你……很好……”这一日盲小姐突然笑着对杨杰说道,杨杰听到盲小姐夸自己,一下红了脸。却不知道盲小姐心里那句“可惜”
第二日,盲小姐没有来,杨杰很奇怪,便去了盲小姐的庄子,赵员外告诉过他的,赵员外自然知道他的心思,见他值得托付,所以有意让女儿与他多接触,促成好事。
        可是当杨杰来到庄子,看见满目的白幡时,他慌了。他冲进庄子里,便看见了赵员外颓然的坐在地上,哪还有平日里的威严,而赵家大公子和二公子跪在一副棺材前,泣不成声。
       “这……我……”杨杰来到赵员外面前,红着眼眶,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都怪你,干嘛要告诉小妹这一切,啊?为什么!”赵家大公子站起来,握着的拳头,眼看就要落在杨杰脸上。
        “住手!”赵员外对着自己儿子大喝一声,“这都是你小妹自己的选择,怪不得杨公子,你应该感谢他,至少你小妹这段日子还算快乐。”他还记得昨天来看女儿时,女儿对他笑了,这么多年他早就忘了女儿上次对他笑是什么时候了。他的璇儿啊……
“我……我……”杨杰想起昨天盲小姐的笑,还有她的话,原来她是这个意思,都怪自己蠢,不然她就不会出事儿了,“伯父,是我对不起赵小姐,都是我……”眼泪从杨杰的眼眶滑落,要是认识他的人一定会惊掉下巴,这可是杨杰,从来没人见过他难过,更别说落泪了。
        半个月后收到家里来信,知道小妹的婚约取消了,王子砚似乎不服气,还说要上告天子。收拾好悲痛的心情,轻轻将一幅画揣进怀里,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站起身来告别了赵员外,他临走时赵员外给了他一封信,说是清理盲小姐遗物时找到的,是给他的。他觉得奇怪,不是说盲小姐看不见吗,怎么会写信?看出他的疑惑,赵员外说道:“都是让丫鬟翠儿背着我帮她写的,唉!想来这丫头也是舍不得再看她日日痛苦的模样才会答应她的,唉!”
        告别赵员外后,坐在回京的马车上杨杰拆开信封只有几句话,“杨公子,你的心意我都明白,可是我的已经心死了。我只能说,若有来生,定不负卿!”短短几句却足以让杨杰泪流满面。
        回京以后杨杰并没有回府,而是直接去了皇宫。这皇上和杨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杨杰的聪慧世间少有,他本来想让杨杰做官,可杨杰不愿意,只想做一个画师,过闲云野鹤的生活。皇帝本想先把人按住,只要留在京都他就有办法。可是没想到两个月前这家伙偷偷溜了,知道自己的计划落空,皇帝很是生气,每天都要骂骂咧咧的说几句杨杰的坏话才高兴。这会儿听到这小子回京了,正准备去杨家抓人,结果没想到这家伙自己送上门来了。“好你个杨杰,竟敢……”皇帝本来计划好了好多话羞辱杨杰,可是一抬眼就看见了眼前胡子邋遢的杨杰,都不敢认这是丰姿卓越杨杰了,“你……你……你……”你了半天,皇帝一拍桌子,生气的大吼道:“谁欺负你了?说,我叫御林军帮你报仇!”皇帝真的从来没这么生气过,被自己亲兄弟拿剑指着时都没这么生气,因为在他心里只有杨杰是他的兄弟,没有杨杰,哪有他的今天。
        杨杰缓缓开口,“我这次找到了心爱的女子。”
        “这是好事儿啊,怎么搞成这样了?她爹娘不同意?别怕,朕帮你赐婚!”皇上一时有些好笑,但不好表现出来。
         “不用了,她永远也不可能和我在一起了。”杨杰摇了摇头。
         “为什么?”皇帝很好奇。
         “她死了……”语气平淡。
         最后他把一切都跟皇帝说了以后,离开了皇宫。走时只说了一句:“我要你必须给我一个公道,不然我明天就离开京都,永远不回来。”
        “你……你……你……””本想骂他,可是看到他那孤独的背影,皇帝闭了嘴,然后怒气冲冲的大喊一声,他太了解杨杰了,他这一生只怕是要孤独终老了,一想到这,皇帝心里那个气啊,“哼!小桂子,给朕拟旨,朕最看不起的就是品行不端的大臣!更别说始乱终弃了,朕要让他永远留在小阳河,别想上岸,永远回不去小阳河对岸,朕要让他好好尝尝盲小姐的感受!”
         那王子砚倒也成了小阳河的一道风景,每日都有人用东西砸他,家里的大人也教孩子们千万别学他。他也不说话,只是眼神空洞的一直望着一个方向。
        几年后,病体缠身的杨杰含笑看着墙上画中的那个面容俏丽却满头白发的女子。说道:“你说过的若有来世,定不负我,我怕你不等我,我还是自己来找你吧。”说完手就缓缓的垂了下去,嘴角带着笑意。

回复
【上限1w,推荐字数1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PK文学社-做短篇里的起点中文网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0-8-14 16:18 , Processed in 0.141148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